首度的王子小迷妹

鑽A第一部完結徵文翻譯-他與我與鑽石王牌


官網在下面

http://www.shonenmagazine.com/special/omoide/

因為第一步完結而展開的徵文比賽,這是大賞的作品翻譯。因為很有趣所以就偷偷翻了。



他與我與鑽石王牌

「妳在看漫畫嗎?」
頭頂忽然傳來詢問的低沉聲音,我將視線從雜誌上移開,抬頭往上看。
「恩,剛好無聊就隨便看看。」
他從我的手上拿走『周刊少年漫畫』。看著他用左手快速翻著雜誌的模樣不禁心動了。意識到自己心動的瞬間,臉也不受控制的紅了。

「妳喜歡少年漫畫嗎?」
「咦?恩,但是其他都沒看,單純只有看周刊少年漫畫,因為很喜歡看運動漫畫。」
「不錯耶!雖然我不買『周刊少年漫畫』,但是這個漫畫我有買全套。」這樣說著的他,翻開的正是『鑽石王牌』的頁面。
我忍不住笑了出聲。

「啊,完全可以預料到呢。」

看著他的平頭,我無法停止笑意。他不只打棒球還喜歡棒球漫畫啊。
「我是從夏季大賽的預選開始看,之前的劇情都沒看,主角是降谷嗎?」
他並沒有因為這個奇怪的問題而笑,而是回答「從第一集開始看比較好,我借妳吧!」
因為跟他借鑽石王牌,說話的機會也變多了。從第一集開始一本本向他借,每次還漫畫時,便會熱烈討論那一集的內容。就這樣持續著,借漫畫與還漫畫時的討論。
我很喜歡由於鑽石王牌而與他建立的關係。
就這樣一路借到最新集數,但結束這樣關係的並不是最新集數,而是分班。我們班級的距離並不算很遠,但對高中生的我而言,分班這個鴻溝實在是太過巨大。與他的交流就只剩在走廊見面時的禮貌性招呼。

夏天時明明感覺還那麼接近,一下子卻又拉開遙遠的距離。
最後,我們到畢業典禮前,都沒有再交談過任何一句話,這次是真的離別了。


在那之後已經過了四年,我依舊持續地購買每期的『周刊少年漫畫』。

每次看鑽石王牌時,我都會想起那年與他的一小段甜蜜酸澀的感情。

一番賞 鑽石王牌~我們是誰..?王者青道!倉持澤村介紹

一番賞這次真是誠意十足,我有拜託朋友拿發售前紀念小卡,也有拿到。已經從日本寄回來了。

音源:http://1kuji.bpnavi.jp/item/1060

其他之後有機會再補,有誰會把音源扒下來嗎?


開頭はじめに

澤村:阿,倉持學長,今天辛苦了。
倉持:喔,澤村,你也被叫過來了阿。
澤村:倉持學長,知道為什麼今天是我們兩個人嗎?
倉持:不知道,是甚麼特別的訓練項目嗎?
澤村:不是,並不是練習的事。這個月不是我們的生日嗎?
倉持:喔,說起來好像是這樣沒錯。是說...你這傢伙居然會特地去調查這種事情,真是讓人覺得噁心。
澤村:不要說這種奇怪的結論阿,不是你想的那樣。跟因為我們生日月分一樣,預備發售的 一番賞 鑽石王牌(~我們是誰..?王者青道!!(~一番くじ ダイヤのA〜俺達は誰だ・・?王者 青道!!〜)會在5/23發售。
倉持:呀哈!原來是這樣啊。
澤村:所以,會由當月壽星的我們兩個人,來介紹一番賞。
倉持:原來如此,是這樣的話就立刻來介紹吧!
澤村:阿,在那之前。倉持學長,祝你生日快樂!!
倉持:咦?喔,幹嘛啦,忽然這樣。嘖,怎麼讓人覺得有點火大阿。嘛,算了。澤村!
澤村:恩?
倉持:你這傢伙,生日快樂啊
澤村:倉✩持✩學✩長。(感動語氣),那我們就保持這樣的氣勢,努力來介紹吧!啊啊啊(充滿幹勁怒吼)
倉持:吵死了

L、M以及最後賞
澤村:不用這個青道的鍊子,都不能上場比賽了。
倉持:咦?喔,你在說一番賞 鑽石王牌(~我們是誰..?王者青道!!的L賞,保持氣勢加油的鍊子啊。
澤村:對啊。總覺得只要有這個,動力就逐漸湧出呢。
倉持:那你就掛在包包上吧。跟M賞的徽章組合搭配在一起。
澤村:掛在包包!真是個好主意。獵豹學長太厲害了。
倉持:那是因為你是笨蛋吧。說起來為什麼最後賞是御幸那傢伙的地墊啊。
澤村:沒有辦法啊,誰叫他很受歡迎。
倉持:說起來拿到最後賞的話,或許會比想像中實用喔。
澤村:放在我們房間的門前怎麼樣呢?
倉持:這就免了吧,好,乾脆放在青心寮的浴室門前好了。
澤村:不,該怎麼說,怎麼覺得看到會覺得很難為情。
倉持:那你就每天都要好好使用。
澤村:甚麼,饒過我吧,倉持學長。

「殘•念帥哥,御幸」活動想法

*腦中之前出現的想法,很想要自己寫著玩,也很想跟別人玩。

*但因為題目太開放,好像很難玩起來

*要是忽然腦洞大開可能自己接

*好想寫有人爆料鋼鐵廠小開偷放廢水的八卦



殘˙念帥哥,御幸

 青道的天才捕手,隊長,兼四棒。是青道的隊伍中心並帶領隊伍活躍著。雖然比賽時很可靠,但私底下的他也有讓別人們不爽的地方。別人們眼中的眼鏡帥哥捕手到底......?

 

 活動主軸:請大家一起黑御幸(被御幸粉揍飛)。
例如:「每次都搶功勞」、「情人節拿的巧克力是棒球隊最多,去死吧!」、「感覺很會流汗」

澤村跟我說御幸睡覺會打呼」(X)

「我在棒球隊的同學跟我說御幸睡覺會打呼」(O)

克里斯學長跟我說御幸在人際上面意外不太行,跟學弟的溝通有時會拜託別人出馬」(X)

「棒球隊不具名學長跟我說御幸在人際上面意外不太行,跟學弟的溝通有時會拜託別人出馬」(O)

 

故事背景:

由於御幸實在太噁心帥了,網路上開了一個討論串。

[問卦]有沒有御幸一也噁心帥的八卦

身為御幸關注者的你下意識地點開討論串,然後發現......

 

 

活動進行方式:

這是一篇網路上的討論串,你可以選擇護航,爆料新八卦、補充爆點,或者單純來鬧場。例如:「月經文,劣退」。或者不想具名,以名無しさん也可以。因為大家平常逛的站可能不同,想要來k島的炮轟;八卦版的酸言酸語;2ch的神回應都可以。雖然可能發生上面的爆掛跟下面回應的風格好像完全不同站的bug,相信大家都會溫柔的無視。

 

本討論串也開放來自未來、過去以及陰間(?)的網民留言,所以或許會看到有人爆料職棒球星又有緋聞或鋼鐵廠老闆偷放汙水的卦。也有可能會看到棒球隊隊長在不同的時間點對不同人撿肥皂。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青道棒球隊的人雖然四處放話,但都不願具名證實消息來源。所以討論串當中不會看到真實姓名,也不會有很明顯是御幸親近的人本人出現,所以我們不會看到倉持、澤村還有降谷等棒球隊員出現。

 

在這個神奇的討論串當中,你也可以來問卦,例如:「樓上說御幸睡覺會打呼,那你有沒有聽說他總是睡別人房間這件事」,或者可以大喊沒圖沒真相,敲碗叫爆料者放出證明。


鑽A成宮鳴角色歌-GET TO THE TOP歌詞翻譯

*鳴さん好帥~

*第一眼看歌詞感覺應該不難,開始翻才發現自己太弱,一直卡住

*やられたって 那邊其實我一直猶豫要不要翻以牙還牙,十倍奉還(鳴表示:艸)

*要是看到有錯誤歡迎來糾正我。



歌手:成宮鳴(CV:梶裕貴) 作詞:稲葉エミ 作曲:烏帽子マリ

 ダイヤのAに関連している曲です。

 
fb影片 

https://www.facebook.com/video.php?v=471074469712532


あの夏が呼んでる                             夏天正呼喊召喚著

「もう一度かかってこい」と          「再一次放馬過來挑戰吧」

俺達は知ってる                                在那個我們都明知有著怪物的舞台

 魔物が棲む あの舞台を


熱くなれ!!                                           燃燒起來吧!!

孤独な太陽 胸に抱(だ)いて      心中懷抱著孤獨的太陽

勝ち上がれ!!            一直贏下去吧

そのためなら何だってやってやる   為了完成這個目標,我甚麼都願意做

やられたって            就算被對手做掉

負ける気がしない やり返すだけ  沒有認輸、到此為止的打算,絕對會奉還

We go! We go! We go!        We go! We go! We go!

待ってろ頂点!!!           等著我們吧!巔峰!


すべて手に入れたい      為了勝利所需要的東西,

勝つために必要なモノ     我全部都想要掌握。

でかいこと言ってきたんだ   朝巨大的目標前進

期待に応えてこそエース    並成功回應大家期待才稱得上是王牌投手

ねじふせろ!!          緊握住吧!

百獣の王は死ぬか生きるか    百獸之王會死或生,還有得瞧。

追い込んでいけ!!         努力克服最後階段吧!

ギリギリの覚悟で獲( と)ってやる  有著絕不讓步的覺悟

灼熱のあの場所は         灼熱的那個地方

今も熱いままで          現在依然炙熱

Never ever give up!!        Never ever give up!!

挑発してんだよ          我會發出挑戰


もっと… もっと…!!       更多...更多...!!

暑さが足んねぇ...!!!       那令人難受的酷熱還不夠...!

熱くなれ!!                                       燃燒起來吧!!

孤独な太陽 胸に抱いて                 心中懷抱著孤獨的太陽

勝ち上がれ!!                                 一直贏下去吧

そのためなら何だってやってやる  為了完成這個目標,我甚麼都願意做

 やられたって                               就算被對手做掉

負ける気がしない やり返すだけ   沒有認輸、到此為止的打算,絕對會奉還

We go! We go! We go!                We go! We go! We go!

ねじふせろ!!                                   緊握住吧!

百獣の王は死ぬか生きるか             百獸之王會死或生,還有得瞧。

追い込んでいけ!!                            努力克服最後階段吧!

 

ギリギリの覚悟で獲ってやる          有著絕不讓步的覺悟

待ってろよ! 次の夏                         等著我們吧!下一個夏天!

頂点に立ってやる!!                          我們會站上巔峰。





青道三年級畢業無配--還未說出口的

青道三年級畢業無配企劃『桜舞い散る季節』 

*2015/3/21 鑽A ONLY企劃應援

*還有沒發完的無料,如果有寄攤會再發

*但全文就在這裡了XD



 還未說出口的

  畢業典禮,各家社團的學弟妹們無不費勁心思歡送畢業的學長姐。就算是打進秋季甲子園的強隊,青道棒球隊也該如此。原本,同寢室的後輩應該準備畢業禮物亦或是表演歡送學長,但和增子透一起分享五號室的兩位學弟,二年級那位是現任副隊長,另外一位一年級學弟則是一軍重要的左投手。兩位重要的ㄧ軍成員,從確定打進秋季甲子園到畢業典禮這天,他們兩位都沒有任何表示,「應該忙著調整狀態吧」增子只能這麼猜測來安慰自己。

  而現在,增子正在喧鬧的人群中尋找跟曾與他同寢室的兩位室友兼學弟。

  這一直不是項困難的任務,就算在人群中聲音也特別宏亮的一年級學弟澤村,是棒球隊的開心果。而二年級學弟倉持,只要找到二年級的隊員詢問,就能循著指示找到有著獨特招牌笑聲的他跟御幸為首的一群二年級棒球隊員在一起。
                                                       
  和身邊總是熱鬧的兩位學弟相比,五號室最沉默且不擅言詞的他,竟然是甲子園常客青道的副隊長,心中的某處一直覺得相當不可思議。增子和總是大聲嗆聲激勵大家的另一位副隊長伊佐敷相反,無法在比賽中用聲音帶動隊伍的氣氛,增子曾經也疑惑過為什麼會選擇自己當副隊長。但跟著同年級夥伴一起帶領隊伍奮鬥的這一年,副隊長這職務對他而言,從重擔、責任感轉變為僅是下意識地為隊伍而行動。這三年走來,他感謝與這群夥伴們度過人生僅有一次的高中青春時光。

 

  輸掉前進甲子園門票的那場決賽之後,便是他住在宿舍的最後一夜。當然,住宿生可以選擇晚點退宿,不需要太過著急。但自己也說不出來的焦躁與失落讓他想要早點進入到下個階段。比起留戀已經結束的夏天,是時候該為自己的未來打算了。                                                 

 

  但怎麼可能不留戀、不失落呢?和夥伴一起努力三年的目標,就在最後的那一刻宛如泡沫般消失。就算難受,痛苦經過時間的提煉後,在遙遠的未來,他們無法忘懷的曾經也會成為一種前進的動力。他依舊有自信昂頭挺胸自豪的說,自己身為青道棒球隊副隊長這一年對球隊盡心盡力,除了那一天……

 

***********************
  那是我在五號室的最後一晚。

 

  「嗚…….哼……」漆黑的五號室,小澤村已經盡量壓低音量,卻還是一直聽到他哭到喘不過氣的嗚咽聲。小倉持(因為他表情會很猙獰只敢在內心這樣喊)平常會嚴厲踢床叫小澤村閉嘴乖乖睡覺,不要再哭了。用這種彆腳的方式轉移小澤村的注意力。但今天伴隨著小澤村彷彿永無止盡的哭泣聲只是一片沉默。大概倉持也是吧,縮在被窩中淚流滿面,滿腦子是已結束的夏天。不管身體多麼疲憊,翻了幾次身,依舊完全睡不著,只要閉上眼,便被無能為力的情緒淹沒。

 

  身為學長該做甚麼?對他們說「你們很努力了,接下來連我們的份一起加油,所以擦乾眼淚去練球吧!」;還是該怒喝「哭甚麼哭!有哭的時間不如去給我跑球場20圈。」;亦或是用帶著明顯鼻音疲憊不堪的說「小澤村,我忽然很想喝自販機飲料,出去幫我買吧」讓學弟出去散散心呢?理智很清楚該做些甚麼,就像監督說的「用自己的表現去帶動隊伍」,明明早就應該是下意識的行動了,但就是甚麼都不想做。只想就這樣深陷低落的泥沼。「從我選擇不做任何行動開始,我就不再是個稱職的副隊長了。要做嗎?還是就擺爛呢?」心中的某處浮出這樣的想法。「但從比賽結束那刻,我也已經不再是副隊長了,只是實質卸任的時間問題了」陪伴自己兩年半的寢室,無數個跟著伙伴一起流汗流淚的日子,將要變成回憶了。或許不是將要,而是已經變成回憶了。我只能在黑暗中張著眼,將小澤村的哭聲、黑暗中面對著牆壁將頭悶在被窩的倉持、還有最後一夜的五號室銘記在心。

 

  鼓起勇氣向那個「就算是欠收年的ㄧ屆也想前進甲子園的現在」說再見,邁向那個沒有球棒與壘包也必須奮盡全力戰鬥的世界。

 

  說要認真面對自己的未來,說到底,只是逃避了羨慕學弟們的事實,他們還有時間繼續朝甲子園努力,他們每個人的實力都很強。早就有心理準備了,棒球強校只要實力堅強,不論年級都有可能上場,但相反的就是就算年級比較高,也不一定能站穩正選。這兩個學弟可以打敗三年級站穩一軍的位置也付出許多努力。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比你強的人,比你還努力。」一般的努力,可以超越一般人;但只有不要命的努力,才能在人才濟濟的青道成為一軍。他們有天賦,願意努力。還有什麼比這樣的後輩更令人感到恐怖的。就算擔任副隊長,只要表現不好,監督依舊會把我撤出一軍。

  有天賦又願意努力的他們,唯一遜色於三年級的地方,大概只有技術,經驗和默契吧!只要再給他們時間,他們肯定會.......。羨慕、擔心、忌妒、憤怒,各種情緒混雜在一起讓我甚麼都說不出口。尤其在這個宣告高中棒球生涯結束的夜晚。我不是個盡責到最後的副隊長呢。最後的最後,我只有在離開五號室的前一刻,向倉持說了聲「多照顧小澤村」。

 

  這句話,替我的高中棒球生涯畫上一個句點 。

 

  在那之後,從與一起努力的三年的夥伴眼神對到就會無法控制的流下悔恨眼淚,到三年級們能夠放下輸球陰影群聚一起擔心還在磨合期的新隊伍,回想起來好像很長的過程,彷彿就那麼一眨眼。而球場在不知不覺就離自己越來越遠。現在活躍在球場上那些可靠的學弟們表現得非常好,說不定是現役時的自己都相形見絀的優秀。

 

  曾是球員的自己好像是很遙遠又有點模糊的回憶。還是會擔心由學弟組成的隊伍,也不希望隊伍輸球,但已經不再是其中一員了。當他們需要自己時給予意見,現在的自己也沒有必要主動加入他們的討論。現在聽到走廊上其他人提到棒球隊還會回頭的自己,說不定再過一陣子就不會回頭了。

 

  明明逐漸離球員的身分越來越遠,那個漫長的夜晚沒有嘗試為學弟做些甚麼的後悔,卻一直留在心底。不僅僅是三年級學長,副隊長,一軍成員,我還是五號室那兩位學弟的室友啊。

 

*********************

 

  「怎麼了?增子,在找人嗎?」同年級的亮介看見四處張望的增子微笑著朝他揮手,亮介那萬年不變處若不驚的笑容有時就像戴了面具一般,看不出他的心思。但三年來的相處,增子知道亮介只是單純看見他所以微笑打招呼。

  「嗚嘎!」朝著亮介走過去,增子向他詢問了倉持與澤村的行蹤。
  「畢業典禮當天沒來找同寢室的學長嗎?還要學長去找人,看來是需要好好重新教導一番呢!」亮介露出比平時更燦爛的微笑。
  一、二年級學弟們將這個笑容、伊佐敷的怒吼說教、隊長結成的將棋邀請封為青道棒球隊三大恐怖,至於怎麼樣的恐怖法,就需要親身去體會了。

  是甚麼時候開始,會被學弟們敬畏呢?一開始的他們也只是很菜的一年級,被學長們以及師長嘆息是歉收年的一屆。光看身高體重就比不上他校選手,他們國中時的隊友,現在的對手。更不要提一開始他們的技術了。

  每個人打棒球的理由不盡相同,隊員超過百人的青道棒球隊,他們這一屆最後留下來的沒超過20人。那兩年半跑到吐,練球到沾床就睡的痛苦訓練;明明已經盡力了,上場表現卻還是不如預期的心理壓力。為什麼能忍受艱苦的訓練留下來,答案顯而易見只有一個,他們是為了勝利而打棒球的。

  不管做甚麼事情都需要目標,隊長結成的目標只有一個,帶領青道全國至霸。目標越大,所要付出的努力越多。止步或向前,靠自己決定。但就算是想要向前邁進,真的技術進步了嗎?在必須要打出安打的關鍵時刻,是不是又變回一年級時很懦弱的自己?

 

   歡送可靠的學長們畢業後,他們也為了新隊伍的建立,爭吵、沮喪、無力過,學弟們大概想不到吧!現在看起來可靠的結成,在一年級的時候身高不高,說話還被其他隊友評價很電波。但也因為他堅持到底的那股電波精神,他們這一屆一致推舉結成當隊長。御幸那屆肯定不知道結成是因為這個原因當隊長吧。

   當朝夕相處的大家,走向自己的未來道路。說不感傷是騙人的。隨著時光流轉,誰會繼續打棒球下去呢?永恆不變的只有現在創造的回憶了。

  「學弟們將和我們度過不一樣的一年,但相同的是,會經歷我們相似的爭吵、迷惘還有不安。身為學長,身為青道棒球隊的一員,現在我們的做的就只有替他們打氣了。」畢業的他們對學弟抱持著很矛盾的心態,擔心卻又對他們有信心,還有著羨慕。而增子現在想要找到他那兩個學弟,將他一直沒說出口的那句話說出來。然後......

 

*********************

 

  「啊!找到了!增子學長!咦?亮學長也在!」
  「在哪裡?在哪裡?」喧鬧人群中也宏亮到會收到路人注目的澤村站在倉持旁邊四處張望著。
  「你這個笨蛋在看哪裡啊?」
  「倉持學長」澤村刻意用低沉認真的語氣喊道,「我看的是我們光明的未來。」
  「你白癡阿!」

  「增子,我都不知道你們五號室的學弟這麼喜歡演相聲呢?乾脆讓他們就這樣一直演下去吧」看著兩位學弟糾纏在一起一個使出關節技,另一個哀哀叫。亮介微笑地轉向增子提議。

  「不要啊啊!哥哥!都是阿持學長的錯啦!」澤村大聲抗議。

  「誰是阿持學長啦!」澤村話還沒說完,又被倉持使出另外一招關節技。

  「啊啊啊!好痛!快腿帥哥!獵豹學長你放手啦!」

  「真的很有戲呢,你們兩個」

 

 

  完全沒有之前輸球的陰霾了。也是,都過了半年了。就算沒有我們這群學長,你們也會踏上我們當年的腳步,帶領隊伍繼續變強吧。看著學弟們之間「熱烈」的互動,增子這樣想著並露出了笑容。

 

 

  「接下來就拜託你們了。要贏啊!倉持、澤村。」增子看著學弟們說道,至少在畢業時,能將那個晚上說不出口的鼓勵與安慰說出來。

  「這是理所當然的啊!靠我們啦!增子學長!」澤村邊哀號邊使勁回應他的應援。

  「你這笨蛋也挺會說的啊!增子學長,亮學長!畢業快樂!在大學期待我們的表現吧!」倉持邊發出招牌笑聲邊狠狠再給澤村一擊。

  「當然會期待的,有天分又肯努力的你們一定就和澤村說的一樣,會走向光明的未來。在甲子園發光發熱吧。」增子在內心這麼回答道,如果另一名前副隊長在旁邊,一定會大吼:「少囂張了,你們這群小鬼!比起說甚麼畢業快樂不如拿出你們的實戰成績!」

 

 

 

後記

 

  「青春總是有遺憾的」失敗與成功對選手而言確實是那個當下的絕對,但更重要的是,這個團體的意志經過挫折亦或是閃光燈的歌頌後是否能傳承下去。寡言的增子代表畢業生他們,對棒球隊的認知逐漸從「我們」轉變為「學弟他們」,不僅是行動上的離隊,甚至是心靈上的離開隊伍。離開的最後,留給了隊伍甚麼。而自我認知不是隊員之後,跟原本的學弟關係又有甚麼轉變?寺寺老師在漫畫中提了一點點,而這篇文章腦補了三年級們不僅是學籍上的畢業,更是心靈從高中球員身分的畢業。

 

  抱持著最後一個夏天輸球的遺憾,畢業生他們會繼續前行。

  而留下來轉換身分成為新任學長繼續準備下一場比賽的「學弟」以及未來即將進入隊伍的新生還有關心著他們的你和我,也必須向前進,揮手向現在這個瞬間道別。

 

 

       青道三年級畢業無配企劃《還未說出口的》

 

       Ace ofDiamond Fanbook

       發行日:2015/3

       作者:包蓉

       Plurk:http://www.plurk.com/echiou

 

       本作品的角色並不屬於我

 

       特別感謝無石的企劃

       菡菡給予意見並協調寄攤位

       就算感冒也幫我校對錯字與格式的土豆

       考完試立刻義不容辭協助排版的baker

       帥氣子善的封面題字

       以及願意閱讀至此的你 


移動迷宮--Gally的一萬個煩惱


  你是一個決定事情之後。勇於執行,並決不放棄的人嗎?要你以10分為滿分,評分自己持之以恆程度,你會給自己幾分呢?

  「12分。」Gally毫不遲疑地用沒有任何高低起伏的語調冷冷地回答。



  「Alby,今天下午跟我們的『天使』投資人們彙報時,記住千萬不要再吼他們問什麼蠢問題」Newt雙眼無神地在公司的例行晨會上喃喃低語道。那是與The Maze這間年輕公司鼓譟吵鬧晨會完全不合的低語。通常,The Maze的晨會是吵到老大Alby怒斥所有人閉嘴的程度。但今天,Newt那低語在沉默的會議室卻格外清楚。

  雙眼無神,顏面枯槁。一向打理整齊的Newt不僅眼睛浮腫,臉色蒼白還帶了點鬍渣。一副就是發生了甚麼事的模樣。但本人堅持自己只是一夜未眠,又因為一些意外來不及打理顏面,必須趕今早的晨會才會如此。

Alby用著意味深長的眼神凝視著Newt,點點頭。

  「怎麼了?大夥兒?想要Alby吼我們的『天使』嗎?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真的沒事的,哈哈。」

  「Newt」Thomas打斷了Newt的乾笑聲。「說真的,兄弟,你是不是又被劈腿了?」一直對Thomas使眼色的Chuck絕望的掩住雙眼。

  Minho則是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輕輕的敲了敲坐在他身邊Thomas的頭邊用戲劇化的語氣高聲朗誦,「A fusty nut with no kernel」(一顆沒有內涵還發霉的果仁)

  「我們都知道你跟Thomas手牽手翹班去看哈比人與矮人們的小冒險電影,但在這種狀況下你可以停止學舞台劇的語氣說出超出你腦袋範圍的台詞好嗎?」通常不會跟著亂起鬨的Zart忍不住對Minho開口。

  「我必須忍痛拒絕你的請求,因為Thomas最喜歡我這樣了」「從哪裡傳出我跟這傢伙手牽手去看電影,還是哈比人?我忙死了好嗎?」

  「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Alby怒吼打斷The Maze兩個優秀業務即將開始的無腦對話。

  阿,又來了。這是第幾次會開不下去了。Gally心想。再次萌生出想要把那兩個吵鬧笨蛋狠狠掐住撞牆的念頭。


  Gally在青少年時期曾想過自己的未來,成績優秀,體育不差,個性嚴謹。法官、醫師或許是航空、材料工程師都是他未來可能前進的方向。但他從沒想過,自己居然會在大學畢業後立刻跟著同大學的學長一起創業。而且還是與他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醫美公司。而造成現在這一切的元凶契機,只是進大學的他,蠻憧憬Alby與Newt兩人對知識的欲求以及對實驗成果的渴望,還有,在他面前,Alby對他伸出了邀請的手。他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握住那雙手。

  但在接下來的幾年無數次後悔自己當初的決定。


  The Maze是由Alby與Newt聯合創辦的公司,目標是各種無解決方式人類疾病的藥物研發。像是阿茲海默症、甚至是萬用流感藥都是公司的目標之一。公司成員主要是他們邀請同一間大學的傑出同學。機械、基因、電機、資科、藥學、家醫、護理,他們尋找了學校中認同創辦理念的優秀夥伴創立一間新公司。為籌措資金,先創造獲利模式,再進行昂貴的藥物研發,

他們必須先以醫美起家。

  而這一間只由年輕男性組成的年輕醫美公司,也跌破眾人眼鏡成功尋出獲利模式,正擴大業務中。Gally並不在乎公司成員沒有女性,但身為營運經理的他,確實煩惱著其他客戶與廠商都下意識認為他們是Gay。這一切都是Thomas帶來的麻煩

  從他來了之後公司就變了,Minho開始說一些瘋瘋癲癲的屁話放閃,Newt不停被新女友劈腿,Alby每天都在怒吼。本來是業務的Ben選擇辭職,實驗室與工廠的那群人永遠追不上既定時程進度。現在連定期晨會都不得安寧。

  Thomas剛進公司不久,就瞞著營運經理的Gally,越權處理事情,還把事情搞得一團糟。

  「你還有甚麼事情是該讓我知道而我不知道的」Gally憤怒的質問Thomas。

  「呃......你是個Gay」

  「這太精采了,哈哈哈」站在旁邊的Minho看到Gally氣到脹紅的臉瘋狂大笑。

  隔天他情緒瀕臨邊緣地跟室友Fry Pan抱怨,「說真的,他們本來就是那樣,習慣就好。只是現在的The Maze不能再有人離開了」Fry Pan輕描淡寫的邊回答邊拿起平底鍋用眼神問他早餐的煎蛋要多熟。

  Gally很清楚,在Ben被Alby炒了之後,Ben不甘心地帶了一批人一起離職。這讓Alby憤怒到將他們從公司創立一開始的倉庫帶過來的那片簽名牆上Ben的名字劃掉。

  每一個The Maze的新進員工都會在公司的簽名牆留下自己的名字,有些人會在簽名旁留言。像是簽在Alby旁邊的Newt就寫道:「成為最佳救援夥伴」,那句話的下面有著小小整齊的一行字,「你一直都是,兄弟」

正在成長中的公司不能回首過去的夥伴,但也不行再次失去戰力了。在那片公司歷史的牆上,他將每個離職的員工名字上都刻上了一條長長的刪除線。從Ben開始,最好刻到Thomas結束。Gally咬牙地在內心祈禱。

  「新的新加坡業務由Minho去處理,會很操,你要有心理準備」在兩個笨蛋安靜之後,Alby看著Minho指示。

  「Some cause happiness wherever they go; others whenever they go. (有些人是走到哪裡都帶來快樂,但是有些人是離開的時候才讓人開心)」Thomas立刻模仿舞台劇的語氣發表感想。

  Newt笑了笑,但依舊臉色蒼白。要不是Alby的秘書只能由Newt兼任,Gally希望Newt能夠請假,而不是坐在這邊讓大家看著難受。Alby沒辦法讓除了Newt以外的人當他秘書,這也是一件Gally煩惱的事情。但每個秘書都被Alby罵走,這一點,他實在無能為力。

  「我已經找好這段時間接替Minho這邊業務的新人了,進來吧!Teresa。」完全無視於Thomas的發言,Alby繼續說。

  走進會議室的年輕幹練女性,讓除了Alby與Newt的所有人都愣住了。The Maze第一個女性員工,是Minho的職代的話就是Thomas新夥伴。但,The Maze居然有女性員工了。正當Gally腦袋快速想著公司這群年輕小伙子的反應,以及自己該如何應對時,他看到Thomas在看到女性後換上不可置信的表情的瞬間。

  「Thomas?」走進來的年輕女性走進來一看到Thomas,臉色發青,遲疑地叫出台下臉色大變男人的名字。

  移動迷宮雖然不太清楚詳細狀況,但Gally立刻意會到,他的煩惱短期不會減少只會增多了。都是Thomas帶來的麻煩


明天鑽A翁寄攤藥師07,右邊是30元突發本,左邊是無料,大家明天見!

路過後門咖啡廳(試閱)

鑽A ONLY  寄攤藥師07

排好版只差送印了。1萬六千字。A5右翻騎馬釘,因為截稿日已經過了,所以大概是普通DOUBLE A 紙。

*榮純在咖啡廳打工的傳奇

*OOC有

*沒有CP,如果有感覺那只是錯覺

*截稿日過了......所以......




 


  「歡迎您回來,大小姐。」穿著貼身的黑西裝,打扮體面卻又不失瀟灑的澤村榮純露出燦爛的笑容迎接今天光臨BL主題咖啡廳--執事週主題的最後一批大小姐。
  「還做的不錯耶!榮蠢!沒想到你真的意外很適合呢!我現在終於相信在網路上狂轉的那篇repo裡提到的是你。幹的不錯喔!陽光運動型迷糊小受!」被迎接的女性一臉你意外還蠻行的表情,劈頭就是一句吐嘈。
  「在下不懂大小姐的意思,在下是英(えい),宅邸新來的見習執事。」榮純,或者現在該稱呼為英的青年,一臉你再多說試試看的表情,配上溫和認真的語氣裝傻回答。

  為什麼應該在大學努力打棒球朝向職棒邁進的他,現在會在咖啡廳,而且還是BL主題咖啡廳當服務業,起因完全是一場意外。上了大學之後,澤村榮純依舊傳承學長的優良偏好--看少女漫畫。高中時有著漫畫小夥伴的他,上了大學之後,也結交一群愛好漫畫的朋友。這些漫畫友人和澤村平時運動生活圈的朋友完全不一樣。她們大多數是女生,而且比起將澤村當成男性對象對待,她們跟澤村的相處更像是把澤村當成很熟識的姐妹。某一天,當榮純去找漫畫小夥伴借最新集數的漫畫時,除了平時肯定會熱烈討論的漫畫劇情,又多聊了幾句。「學校食堂的食物便宜歸便宜,但吃久了就膩了。好吃的餐廳又很貴,跟學長去聚餐,三兩次口袋就空了。有沒有可以便宜吃美食的地方阿?」澤村揮了揮手,有點苦惱的抱怨順便打聽情報。
  「澤村,你想用勞力換取吃精緻點心吃到飽的機會嗎?」本來坐在社團辦公室椅子上,手上拿著漫畫有一句沒一句跟澤村閒聊的女生,聽到澤村的抱怨忽然眼睛一亮。
  「你的笑容很可疑!想誘騙我嗎?我澤村榮純大人可不是好騙的三歲小朋友,有這種好機會哪裡輪的到我,這種小事情我還是知道的!」
  「你也知道你是好騙的三歲小朋友喔!什麼時候有自覺的啊?但依你我的交情,我像是會騙你的人嗎?我最近剛好知道有個朋友的咖啡廳缺人,包伙食而且依照課表排班,配合你練球和比賽的時間也可以!你有空去幫忙就好。她那邊真的蠻缺人的。只是需要一些天份,還有『一些』小小的注意事項。」
  漫畫小伙伴用盡三寸不爛之舌,使盡說服澤村去試試看。但連推薦澤村去短期支援朋友咖啡廳的她,也完全沒預料到澤村後來的大放異彩。
  
  * * *

 

  「後門初次造訪repo|健氣迷糊男x眼鏡憂鬱男的治癒趕稿下午」被榮純單方面認定為心之友的小湊春市紅著臉關掉這個網頁。震驚的他腦中只出現各式各樣的疑惑以及文章中提到的那個「健氣迷糊男肯定是他所認識的澤村榮純」沒錯。這篇也描寫得太生動了,榮純君,你平時到底在打工的地方做甚麼啊?

  春市在前幾天,從班上女生口中意外聽到有一家叫後門的咖啡廳,有個很可愛的服務生,會大喊噢西噢西,還會說ㄧ些很好笑的話逗女生笑。抱持著應該是認識的人的預感,上網稍微查了一下。沒想到有許多篇相關的網誌,裡面通常會出現一些臉紅心跳的內容與妄想。重點是常常出現在網誌被描述的主角,可能是他所認識的高中朋友。

 

  總結來說那篇repo提到的是兩個人為了服務客戶的態度問題開始爭執,一路吵到健氣迷糊男脖子上紅色疑似吻痕的痕跡,健氣迷糊男將眼鏡憂鬱男推倒在牆邊(似乎是現在很流行的壁咚),兩個人深情凝視(還是怒視?)彼此後,眼鏡憂鬱男推了一把健氣迷糊男後,健氣迷糊男邊喊著「好啊,有種我們一對一啊!」將眼鏡憂鬱男拉到了漆黑的廁所,門在所有BL咖啡廳的客戶面前關起來,發出了碰的一聲。就這樣到廁所關了三分鐘。出來時,兩人的上衣都稍嫌凌亂,兩人邊吐槽著彼此衣服太亂怎麼服務客人,邊整理儀容邊快速回到工作岡位服務BL主題咖啡廳的客人們。

  整篇repo,就像是書店會看到的戀愛小說,羅曼史系列。記述著兩人爭鋒相對,卻又在意著彼此,宛若命運的相會的故事。

  因為踩到了repo主的萌點。她甚至為了那廁所三分鐘寫了一篇腦補文。結論是這麼年輕,進去出來的時間也太快了。春市看到這邊完全不知道該做甚麼反應,只能感嘆女性真可怕啊。但不得不感嘆那位女性的文筆很不錯,就算通篇妄想,春市還是可以從行句間找到他的高中好友是在一間很受歡迎的店打工這項資訊。

  那家店的老闆娘畢業後,努力工作賺了第一桶金,但實在是太疲累,決定回到大學母校後門開一間咖啡廳,回到「慢活」的悠適。臨時想不到店名該怎麼取,就乾脆叫「後門」。所以是位於某大學後門的「後門咖啡廳」。而老闆娘因為興趣跟閒著也是閒著的衝動,在特別的時間點,後門咖啡廳便會搖身一變BL主題咖啡廳。

  那間後門位在的位置確實是澤村現在就讀的大學。春市苦惱的搖了搖頭,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很可能是網誌中提到「健氣迷糊男」的友人。

  * * *

 

  「澤村,相木下周請假,那時段只有你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你要不要找你的棒球隊朋友來臨時打工。」老闆娘帶著澤村常在特別服務時間會在客人臉上出現的笑容朝他走過去。當初讓澤村到這邊打工,是因為同好兼學妹的朋友大力推薦澤村到店裡打工。她完全沒想到澤村意外很擅長改變店裡的氣氛,讓客人滿意的回去。天然蠢就是這一點可怕。

  「我記得你是投手對吧?問問跟你配合的捕手有沒有空如何?」老闆娘笑得詭異。

  「我們隊裡可沒有三橋或阿部這樣的選手。」就算完全習慣老闆娘萌到開小花的狀態,但由於老闆娘前陣子買了整套的《振臂高輝》漫畫,強迫澤村再帶回去詳讀。緊接著,澤村打工時偶爾進去內場,已經不是一次發現她哼著片頭曲邊作菜邊露出笑容。想到這一點,澤村下意識警戒起來。

「怎麼會有三橋那樣的投手!投手是要讓隊友信任的,雖然遇到阿部後,三橋確實有成長,但是在高中棒球上,他還遠遠不夠呢。」老闆娘搶了澤村的話接下去。「聽你這樣說了好幾次,我都會背了。」

  「對,那麼軟弱的投手沒辦法成為真正的ACE!他還有很多成長空間,遠遠不夠呢。妳能懂就好。」澤村得意的昂起頭。

  「所以下周你這個優秀的投手,帶個配得上澤村大人的最棒捕手來店裡幫忙好嗎?最好是像三橋跟阿部那種命中注定的相遇的捕手。你絕對相信他的配球,讓你憧憬的捕手。最好是健壯的帥哥,體毛不要太多,畢竟是咖啡店,果然還是希望服務生是帥哥吧。」

  「店長!你要求我們這些打棒球的男人到這麼細緻實在太困難了。雖然可能會有點吃不消,我一個人也可以的。」試圖最後掙扎的澤村。

  「要是長得夠帥,你那天薪資三倍,你的捕手兩倍。依情形還能再加。」店主豪氣的堵住澤村的嘴。 

  該怎麼應對店長無理的要求,平常的時段普通咖啡廳外場就算了。澤村有自信可以找到一大票人去打工,但是缺人的時段剛好是「特別活動」,現在大學的隊友全部不考慮,要是要求他們做「服務」,讓他們受到大多是女性客人熱烈眼神的注目,他們肯定會心靈受創,說不定還會覺得自己是那一方面的人。這樣還沒打工就先不用打球了。不管找誰幫忙,一開始肯定要說明BL咖啡廳是甚麼,光是這點對澤村來說就是個難關了。

  當初漫畫小夥伴連解釋都沒解釋,就丟給澤村幾本清水向BL漫,叫他全部看完。「就跟演戲差不多,你邊服務客人邊隨意發揮演出上面的劇情,或將自己想成裡面的角色去營造戀愛的曖昧氛圍」

  老闆娘則是給他幾本小薄本,「把你的身體交給一起打工的前輩就好了,相信你肯定沒問題的。」把他交給站在旁邊苦笑的打工前輩。

  雖然澤村打工是蠻愉快的,但是這種開頭一定會嚇到那群隊友。只能去找高中夥伴了。

  「東條有事情沒辦法,降谷……,不行,那傢伙在職棒三軍很忙。春市……一定會被客人吃掉,不行。金丸……他帥嗎?不對,是要捕手。克里斯學長不在日本,小野……也不行。真是的!真的很不想打電話給那個混蛋眼鏡!」澤村在自家小房間碎碎念著來回踱步,煩惱到底該向哪位朋友求救。

  升上大二後,澤村運氣不太好,沒抽到宿舍。雖然校隊隊員抽中宿舍的機率相較普通生高些,但在所有同年級隊員當中,澤村就是唯一沒抽到的那個。除了生活費,他開始要負擔住宿費以及水電瓦斯等林林總總的費用。漫畫小伙伴推薦他在學校後門打工確實讓他經濟稍微寬裕了些,由於打球食量比較大,伙食費一直是澤村頭痛的開銷。但在後門打工,老闆娘恩准他可以使用店的廚房自炊(前提是老闆娘在旁邊看著),打工的日子也供應伙食。但繳交房租的日子又要到了。看著已經扁扁的荷包。澤村帶著壯士斷腕的表情傳Line給被人封為帥哥捕手的高中學長。

  * * *

 

  「所以網誌提到眼鏡男還真的是御幸學長」春市有點不敢置信的盯著面前笑得狡猾的御幸。

  「哈哈!你知道那個笨蛋傳Line第一句是什麼嗎♥『你身上的體毛趕快刮掉,我打工的地方缺人。』我還想說這笨蛋不會是被誰騙了吧。」

  「確實是缺人阿!你到底要把我想得多不可靠阿!」白色襯衫外包著黑色圍裙,一副咖啡店店員打扮的榮純邊反駁邊遞上熱伯爵鮮奶茶給春市。今天的後門咖啡店只是間普通的咖啡店。而春市正剛好聽完澤村為什麼到後門打工的原因與過程。

  「御幸學長也在這邊打工嗎?」接過榮純遞過來的香蕉巧克力蛋糕,春市提出下一個疑惑。

  「恩,這個嗎……算是吧。不過只會來救急。因為我夠帥♥可以讓榮蠢多賺一點生活費♥我可是為了學弟,連身體都可以賣出去的義氣學長呢。站在那邊的笨蛋店員是不是該好好感謝我呢。」

  「閉嘴啦,御幸一也!」

 

  三個人坐在店裡角落的沙發區,澤村就這樣很自在地穿著服務生的制服,坐在他們這一桌聊天。平日上午的客人不多,有客人有需求,澤村才會稍微離坐去處理。春市在前幾天,因為從班上女生口中意外聽到有一家叫後門的咖啡廳,有個很可愛的服務生,會大喊噢西噢西,還會說ㄧ些很好笑的話逗女生笑。抱持著應該是認識的人的預感,上網稍微查了一下。一看到網路上的風評之後,立刻打電話問澤村是不是被騙了。沒想到電話那頭的澤村難得支支吾吾,留下一句:「春市,你去問御幸學長啦!他比我會說明」就掛他電話。御幸學長接到電話,倒是很冷靜地問他甚麼時候有空。向他約好了時間地點,也掛了電話。之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澤村口中的老闆娘,對澤村好到有些放縱。看到自家打工小弟帶朋友來店裡,立刻送上飲料與點心(澤村幫他們點餐送餐),也讓澤村自由地與朋友聊天。只是偶爾看向他們這一桌的熱烈眼神,與嘴角的微笑,讓春市有點不好的預感。

  「這一餐老闆娘說她請客,只是要回饋一下感想,餐點有甚麼需要改進的地方,大聲告訴我吧。」澤村拿著幾個外帶盒的小點心遞給春市與御幸。「還有要轉告『歡迎御幸君再來店裡打工』,還有春市,『可愛的孩子要不要也來店裡打工呢?』老闆娘要我問你。」要離開的時候,澤村忽然提出了這個提議。

  * * *

(中略)

  平常的降谷雖然寡言,但在Line上面聊天卻是全隊伍裡最愛用表情貼圖回應的。降谷發表情貼圖的迅速,是連澤村都自嘆不如的神技。「投快速球的人連選貼圖都很快嗎?你比起豪速投手更適合當豪速貼圖手吧!」澤村經常這樣嚷嚷。當然,降谷都裝做沒聽見。

  常常,手機震動了一下,打開一看是降谷傳來一張白熊被熱暈的圖片,或者是背後有著熊熊火焰白熊。沒有其他句子,就僅是圖片。詭異的是澤村跟降谷在Line還是聊得起來。

  降谷一有休假便主動打在Line上面,然後澤村就會吵著要出來打球或見面。降谷則一直發表情符號附和。除了固定的同年級三人組見面之外,春市知道,降谷偶爾也會約御幸檢討投球。

  「不知道降谷知道我會跟榮純君一起打工這件事,會不會也硬要跟著來呢?」比起如何在BL咖啡廳取悅客人,春市更煩惱該怎麼說服降谷這件事。

 

  春市會煩惱不是沒有原因的。之前就曾發生降谷傳奇。

  事情的起源必須提到東條,東條在青道同年級當中可是出了名的受歡迎。被同年女性稱為「大家的東條君」的東條,不管對誰都很溫柔,也很好聊天。因為他的好人緣加上長得帥,女生間出現了「大家的東條君」淺規則。簡單來說就是可以跟東條當好朋友,但不可以主動向東條告白的默契。所以,東條到大學都還沒有女朋友。

  在最喜歡的偶像團體出新曲時,沒有女朋友的東條就會很興奮的找朋友推廣他的偶像。澤村就在東條熱烈的攻勢下,掉進了桃草大坑。做為桃草戰友,東條跟澤村的毛巾都是用演唱會應援款。

  事情的契機就在東條跟澤村約去唱卡拉OK,興致勃勃地說要桃草百歌聲爛。又約了幾個進了不同大學的高中隊友來唱,春市也是其中一員。約好時間也訂好包廂後,降谷忽然傳了Line訊息,說他在剛好約好要唱歌的那一天放假。澤村已讀後立刻回「我們要去唱桃草,哈哈,羨慕吧!金丸、春市還有東條都會去,你不會唱就好好在宿舍休息吧。誰叫你不聽桃草呢!哈哈哈!」

  很難得的,降谷居然沒有貼圖,就已讀不回。然後,等到要唱歌的那天,爽朗笑著的東條身邊站著的降谷穿著明顯是跟東條借來的演唱會男版T。穿著小一號桃草演唱會男版T的降谷,彷彿是要與澤村較勁似地狂點桃草的歌。整間包廂陷入了呆滯,澤村點歌時,降谷與東條合唱桃草;降谷點歌時,澤村與東條合唱桃草。金丸坐在沙發上一臉在看不可思議之靈異體驗的表情。

  澤村的歌聲就算了,大家沒對澤村有任何期望。但降谷明顯不太擅長唱歌,還邊唱邊做出一些簡單的桃草舞步。這完全激起澤村的競爭意識,本來只會直挺挺站著唱歌的澤村也開始試著跳一些舞步,當然,激烈的身體動作帶來了嚴重走音。相較起來,降谷好像好了一點,只是音準也從來沒在正確的地方。

  降谷帶著在球場上被外人稱做高傲冷靜的臉,鬥志滿滿地唱歌跳舞。遂被同年級稱作「降谷傳奇」。最開心的人莫非東條莫屬。金丸則是一直嚷嚷再也不要跟兩個笨蛋投手去唱歌了。春市則是在事後,偷偷問了降谷為什麼會來唱歌。降谷理所當然地回答:「因為,你們都在。想要和你們在一起。」春市一瞬間覺得自己的心臟遭受重擊。

  「而且,我才不是不會唱桃草」降谷緊接著補充。根本就只是不想輸給榮純君,春市在內心偷偷想著。

  * * *

 

  在特別活動時間,後門咖啡廳會掛上已包場的牌子,以免單純路過想喝杯咖啡的客人被嚇到。但現在,澤村榮純現在遇到了一個危機,讓他想把店門口已包場的告示貼在面前的人臉上,叫他滾出去。

  依照店主的熱衷的主題,後門在化身為BL咖啡廳的活動時間會換不同主題。前一陣子是籃球,因為店主迷上了灌籃高手。然後是吉祥物,澤村不想再次回想要穿著熊本熊玩偶邊服務客人邊跟某黃色梨子吉祥物(春市飾演)流蕩無言曖昧空氣的難題。比起店主奇奇怪怪的興趣,澤村比較喜歡執事主題的安穩。但沒有想到在執事週的最後一個時段,他迎來了意想不到的熟人。

  高中時熟識的漫畫小伙伴(就是將《只想告訴你》等少女漫畫借給澤村的)賊笑著看著澤村,她背後站著兩位高大的男生。面無表情的降谷和看到澤村一臉震驚而後忍住爆笑的金丸。

  「在下是英,是今天負責宅邸的執事。大小姐與少爺有任何吩咐都請差遣我,請先將包包將給我,讓我帶各位入座」澤村現在非常後悔當初為甚麼要偷懶,選一個本名(榮(えい)||英(えい))的同音字當馬甲名。但澤村榮純是真男人,這個時候只要裝傻、秉持專業就好,肯定會平安度過危機的。

  「笨蛋村居然會說正常的敬語」金丸一臉忍笑得痛苦。

  「榮蠢,帶位吧!」漫畫小伙伴笑得燦爛。

  「御幸學長」降谷疑惑地輕聲喊道。

  澤村這才驚覺,內心快速閃過「今天下午剛好是眼鏡混蛋值班,相木前輩有事下班了。為什麼他們挑得時段好死不死剛好是只有我跟眼鏡的時段呢?」這些念頭。

  「英!怎麼帶位這麼久,迎接小姐和少爺不是那麼困難的工作吧。還是你是刻意這樣做,想要我親自教導呢。」御幸笑得惡劣,從背後環上榮純的腰,還刻意在耳邊吹了口氣。果不其然,其它已入坐的小姐發出了興奮的歡呼聲。 
 

 

  這混帳眼鏡肯定是故意的。論打工而言,我才是他的前輩吧!到底為什麼他完全不慌張還老神在在呢?榮純氣得牙癢癢又很好奇御幸一臉自信的原因。

  「少爺,許久不見!這位是宅邸的見習執事,接待不周,是我沒有嚴格督導的錯。請跟在下來。」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帥哥捕手面前的學弟一號臉色刷白。澤村則開始怨恨店主的設定,為什麼我明明是先來打工居然是見習執事,而御幸那來救急的傢伙則是執事長。

  「想要跟熊坐,有白熊嗎?」二號學弟看著店內裝飾的巨大熊玩偶眼神發亮。漫畫小伙伴則是看著帥哥眼神發亮。澤村認真考慮拋下這一切翹班會被老闆娘殺掉的可能性有多少。

  澤村的災難,並不只有接待客人的時候。連點餐時,漫畫小伙伴刻意請御幸叫澤村來服務,理由是要讓見習執事有多點機會學習。本來躲在內場的澤村只好咬牙切齒地跑出來。

  

  金丸看到御幸學長變眼神死,完全沒有威嚇性,現在危險的只剩下高中漫畫小伙伴還有降谷了。降谷今天難得穿著白襯衫,西裝褲。散發著沉穩安靜,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如果換成黑西裝肯定也很適合來這邊打工呢。不對!自己在想些什麼!現在的降谷是不定時炸彈啊。

  「少爺今天想要享用甚麼呢?」榮純拿出被店主評價為最專業的笑容面對降谷。邊想著,降谷這傢伙肯定覺得我笑得很噁心。

  「草莓塔。焦糖奶茶。」惜自如金的降谷看著澤村的笑容回道。

  「少爺從小口味就沒變呢!」御幸在旁邊答腔。不要以為我沒聽出來你在暗諷降谷的味覺從嬰兒時期就沒有改變只喜歡甜的阿!要利用這樣的情況下,把降谷這個威脅轉為自己的伙伴。

  「執事長,由我帶少爺到花園(廁所)去。」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先下手為強。澤村開口。

  「啥?少爺沒這麼說阿!」

  「不,少爺一進門就說很想去花園(廁所)逛逛,由在下帶少爺過去。」澤村硬把降谷拉起來半推到廁所時,聽到小姐們的抽氣聲。心一橫,乾脆一鼓作氣把降谷推進廁所,跟著進去並把門關起來。

  

  兩個人的花園(廁所)稍嫌寬敞。澤村抓住降谷的肩膀(當然沒有用力)激動地問道:「你怎麼會來?你是想要把我打工的事情公布出去藉以打擊我,之後就沒有人跟你搶日本第一投手的寶座吧。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上次來找你的時候,你不在。倉持學長帶我來的。」習以為常似的,降谷淡淡地回答。

  「倉持學長知道我在打工!」

  「恩,那時候從窗戶看過去,你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那天,降谷經過澤村學校附近,想要順便去找澤村。到棒球隊的球場卻只找到倉持學長。倉持學長聽到他問澤村在哪,沒說甚麼便帶降谷走到學校後門的一家咖啡廳。沿著玻璃窗看進去,澤村正一臉嚴肅在吧檯做咖啡。將咖啡端給客人後,卻又笑得天真爛漫。

  澤村從沒想到,原來倉持早就知道自己在打工了。他還以為自己藏得很好。原來只是學長沒有說嗎?很有倉持個性的溫柔。澤村笑了。確認過降谷沒有敵意後,若無其事地跟降谷打開門一起出去,迎接他們的是一雙雙好奇又興奮的眼睛。澤村牽起了降谷的手將他領回座位。

  這件事蹟,後來成為澤村榮純的打工的傳奇之一。

(後略)

路過後門咖啡廳-2(片段草稿)

榮純中心,只是想要寫執事榮純的傳奇而開始的故事。無cp。如果進度來的急的話會在鑽A ONLY發突發本。


今天放出的這一段跳過歡樂的部分從執事榮純的苦惱開始。



  「榮純君,你畢業後想要做甚麼呢?」春市揚起溫柔笑容問道。  
  喜歡打棒球、想要信任背後的夥伴、攻克一個又一個打者。只能夠朝向職棒嗎?       澤村榮純最擅長的科目是體育,他的柔軟好,肌耐力也不錯。小學的時候,不管是籃球、排球還是網球甚至是游泳都在同年齡中出類拔萃。但他最喜歡的是足球。「電視上的足球選手真是帥爆了」小時候的榮純在被大人問到為什麼喜歡足球時,大聲地回答。


  從小開始,榮純彷彿有用不完的精力,整天呼朋引伴在外面玩耍,春天赤腳在長野的草地上奔跑;夏天爬樹抓蟬;秋天拿著簡單小裝備跑去溪邊抓魚;冬天打雪仗。精力過剩的他,常常會玩得太過頭,打破別人家的圍籬或是窗戶。當然自己家的窗戶也打破不少扇。唯一會讓他乖乖坐著不破壞東西的時候,就是電視轉播足球比賽的時候。

  為了保護自家與別人家的玻璃窗,澤村家決定將榮純送去學足球。雖然一周三次要開半小時的車送他到上課地點,榮純又每兩個月就踢壞一雙鞋,但比起不知何時會被打破的窗戶,送他去學足球似乎是個明智的選擇。

  那時的他,明明很喜歡踢球,卻從沒有想像過自己未來會成為出現在電視裡的一名球員。只是單純享受著踢球的快樂。升上國中後,他便不踢足球改打棒球了。明明踢了整個國小時期的足球,他卻毫不遲疑而且沒有任何猶豫的拿起不熟悉的球棒與手套。只因為想與朋友們一起讓學校的名字響徹日本,替學校留下最後一枚光榮勳章。到現在,他還是很喜歡足球。擅長棒球的學長們踢起足球來可能還沒有他國小時期踢得好呢。為什麼那時從足球轉到棒球毫不留戀呢?明明是童年自己最喜歡的東西。棒球也會是如此嗎?明明為了棒球離鄉背井到棒球強校,也確實打出一番成績。


  「棒球對我來說又是什麼呢?一直說想要以職棒為目標。我真的希望以職棒為目標嗎?」榮純捫心自問。或許只是投手的自尊心與不想輸給降谷這個勁敵的心情。雖然降谷只是二軍投手,但畢竟是球團重點培育的新星。就算如此,他從沒有覺得自己比降谷差。「球速與球威這些實際的數字或許輸給降谷,但帥氣程度、控球力與體力絕對是我比較好,果然我還是比降谷適合打職棒啊!哈哈哈!」陷入自己思緒的榮純,忍不住自己笑了出來,春市只能在旁邊無奈地笑。

  「榮純君確定會以職棒為目標囉!那麼現在的打工呢?榮純君甚麼時候要辭掉呢?]

  「咦?辭掉?]就像是完全沒聽過這個單詞一樣,榮純咀嚼著這個單詞愣住了。


鑽A ONLY青道三年級畢業無配企劃『桜舞い散る季節』sample2

無料確定寄攤在鑽A ONLY 藥師07

基本上sample已經放出一半以上了。等鑽A翁里結束會放出全文。

昨天已經把後記寫完了,只差排版+送印。寫一寫發現其實我只是想寫下面的內容XD

  「青春總是有遺憾的」失敗與成功對選手而言確實是那個當下的絕對,但更重要的是,這個團體的意志經過挫折亦或是閃光燈的歌頌後是否能傳承下去。寡言的增子代表畢業生他們,對棒球隊的認知逐漸從「我們」轉變為「學弟他們],不僅是行動上的離隊,甚至是心靈上的離開隊伍。離開的最後,留給了隊伍甚麼。而自我認知不是隊員之後,跟原本的學弟關係又有甚麼轉變?寺寺老師在漫畫中提了一點點,而這篇文章腦補了三年級們不僅是學籍上的畢業,更是心靈從高中球員身分的畢業。 By自己昨晚寫的後記


  這篇無料主要便是我腦補上面寫的內容,期待鑽A ONLY與你相見


*********************

(中略)


  「怎麼了?增子,在找人嗎?」同年級的亮介看見四處張望的增子微笑著朝他揮手,亮介那萬年不變處若不驚的笑容有時就像戴了面具一般,看不出他的心思。但三年來的相處,增子知道亮介只是單純看見他所以微笑打招呼。

  「嗚嘎!」朝著亮介走過去,增子向他詢問了倉持與澤村的行蹤。
  「畢業典禮當天沒來找同寢室的學長嗎?還要學長去找人,看來是需要好好重新教導一番呢!」亮介露出比平時更燦爛的微笑。
  一、二年級學弟們將這個笑容、伊佐敷的怒吼說教、隊長結成的將棋邀請封為青道棒球隊三大恐怖,至於怎麼樣的恐怖法,就需要親身去體會了。

  是甚麼時候開始,會被學弟們敬畏呢?一開始的他們也只是很菜的一年級,被學長們以及師長嘆息是歉收年的一屆。光看身高體重就比不上他校選手,他們國中時的隊友,現在的對手。更不要提一開始他們的技術了。

  每個人打棒球的理由不盡相同,隊員超過百人的青道棒球隊,他們這一屆最後留下來的沒超過20人。那兩年半跑到吐,練球到沾床就睡的痛苦訓練;明明已經盡力了,上場表現卻還是不如預期的心理壓力。為什麼能忍受艱苦的訓練留下來,答案顯而易見只有一個,他們是為了勝利而打棒球的。

  不管做甚麼事情都需要目標,隊長結成的目標只有一個,帶領青道全國至霸。目標越大,所要付出的努力越多。止步或向前,靠自己決定。但就算是想要向前邁進,真的技術進步了嗎?在必須要打出安打的關鍵時刻,是不是又變回一年級時很懦弱的自己?


   歡送可靠的學長們畢業後,他們也為了新隊伍的建立,爭吵、沮喪、無力過,學弟們大概想不到吧!現在看起來可靠的結成,在一年級的時候身高不高,說話還被其他隊友評價很電波。但也因為他堅持到底的那股電波精神,他們這一屆一致推舉結成當隊長。御幸那屆肯定不知道結成是因為這個原因當隊長吧。

   當朝夕相處的大家,走向自己的未來道路。說不感傷是騙人的。隨著時光流轉,誰會繼續打棒球下去呢?永恆不變的只有現在創造的回憶了。

  「學弟們將和我們度過不一樣的一年,但相同的是,會經歷我們相似的爭吵、迷惘還有不安。身為學長,身為青道棒球隊的一員,現在我們的做的就只有替他們打氣了。」畢業的他們對學弟抱持著很矛盾的心態,擔心卻又對他們有信心,還有著羨慕。而增子現在想要找到他那兩個學弟,將他一直沒說出口的那句話說出來。然後......


*********************


  「啊!找到了!增子學長!咦?亮學長也在!」
  「在哪裡?在哪裡?」喧鬧人群中也宏亮到會收到路人注目的澤村站在倉持旁邊四處張望著。
  「你這個笨蛋在看哪裡啊?」
  「倉持學長」澤村刻意用低沉認真的語氣喊道,「我看的是我們光明的未來。」
  「你白癡阿!」

  「增子,我都不知道你們五號室的學弟這麼喜歡演相聲呢?乾脆讓他們就這樣一直演下去吧」看著兩位學弟糾纏在一起一個使出關節技,另一個哀哀叫。亮介微笑地轉向增子提議。

  「不要啊啊!哥哥!都是阿持學長的錯啦!」澤村大聲抗議。

  「誰是阿持學長啦!」澤村話還沒說完,又被倉持使出另外一招關節技。

  「啊啊啊!好痛!快腿帥哥!獵豹學長你放手啦!」

  「真的很有戲呢,你們兩個」


  完全沒有之前輸球的陰霾了。也是,都過了半年了。就算沒有我們這群學長,你們也會踏上我們當年的腳步,帶領隊伍繼續變強吧。看著學弟們之間「熱烈」的互動,增子這樣想著並露出了笑容。

(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