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的王子小迷妹

鑽A ONLY青道三年級畢業無配企劃『桜舞い散る季節』sample2

無料確定寄攤在鑽A ONLY 藥師07

基本上sample已經放出一半以上了。等鑽A翁里結束會放出全文。

昨天已經把後記寫完了,只差排版+送印。寫一寫發現其實我只是想寫下面的內容XD

  「青春總是有遺憾的」失敗與成功對選手而言確實是那個當下的絕對,但更重要的是,這個團體的意志經過挫折亦或是閃光燈的歌頌後是否能傳承下去。寡言的增子代表畢業生他們,對棒球隊的認知逐漸從「我們」轉變為「學弟他們],不僅是行動上的離隊,甚至是心靈上的離開隊伍。離開的最後,留給了隊伍甚麼。而自我認知不是隊員之後,跟原本的學弟關係又有甚麼轉變?寺寺老師在漫畫中提了一點點,而這篇文章腦補了三年級們不僅是學籍上的畢業,更是心靈從高中球員身分的畢業。 By自己昨晚寫的後記


  這篇無料主要便是我腦補上面寫的內容,期待鑽A ONLY與你相見


*********************

(中略)


  「怎麼了?增子,在找人嗎?」同年級的亮介看見四處張望的增子微笑著朝他揮手,亮介那萬年不變處若不驚的笑容有時就像戴了面具一般,看不出他的心思。但三年來的相處,增子知道亮介只是單純看見他所以微笑打招呼。

  「嗚嘎!」朝著亮介走過去,增子向他詢問了倉持與澤村的行蹤。
  「畢業典禮當天沒來找同寢室的學長嗎?還要學長去找人,看來是需要好好重新教導一番呢!」亮介露出比平時更燦爛的微笑。
  一、二年級學弟們將這個笑容、伊佐敷的怒吼說教、隊長結成的將棋邀請封為青道棒球隊三大恐怖,至於怎麼樣的恐怖法,就需要親身去體會了。

  是甚麼時候開始,會被學弟們敬畏呢?一開始的他們也只是很菜的一年級,被學長們以及師長嘆息是歉收年的一屆。光看身高體重就比不上他校選手,他們國中時的隊友,現在的對手。更不要提一開始他們的技術了。

  每個人打棒球的理由不盡相同,隊員超過百人的青道棒球隊,他們這一屆最後留下來的沒超過20人。那兩年半跑到吐,練球到沾床就睡的痛苦訓練;明明已經盡力了,上場表現卻還是不如預期的心理壓力。為什麼能忍受艱苦的訓練留下來,答案顯而易見只有一個,他們是為了勝利而打棒球的。

  不管做甚麼事情都需要目標,隊長結成的目標只有一個,帶領青道全國至霸。目標越大,所要付出的努力越多。止步或向前,靠自己決定。但就算是想要向前邁進,真的技術進步了嗎?在必須要打出安打的關鍵時刻,是不是又變回一年級時很懦弱的自己?


   歡送可靠的學長們畢業後,他們也為了新隊伍的建立,爭吵、沮喪、無力過,學弟們大概想不到吧!現在看起來可靠的結成,在一年級的時候身高不高,說話還被其他隊友評價很電波。但也因為他堅持到底的那股電波精神,他們這一屆一致推舉結成當隊長。御幸那屆肯定不知道結成是因為這個原因當隊長吧。

   當朝夕相處的大家,走向自己的未來道路。說不感傷是騙人的。隨著時光流轉,誰會繼續打棒球下去呢?永恆不變的只有現在創造的回憶了。

  「學弟們將和我們度過不一樣的一年,但相同的是,會經歷我們相似的爭吵、迷惘還有不安。身為學長,身為青道棒球隊的一員,現在我們的做的就只有替他們打氣了。」畢業的他們對學弟抱持著很矛盾的心態,擔心卻又對他們有信心,還有著羨慕。而增子現在想要找到他那兩個學弟,將他一直沒說出口的那句話說出來。然後......


*********************


  「啊!找到了!增子學長!咦?亮學長也在!」
  「在哪裡?在哪裡?」喧鬧人群中也宏亮到會收到路人注目的澤村站在倉持旁邊四處張望著。
  「你這個笨蛋在看哪裡啊?」
  「倉持學長」澤村刻意用低沉認真的語氣喊道,「我看的是我們光明的未來。」
  「你白癡阿!」

  「增子,我都不知道你們五號室的學弟這麼喜歡演相聲呢?乾脆讓他們就這樣一直演下去吧」看著兩位學弟糾纏在一起一個使出關節技,另一個哀哀叫。亮介微笑地轉向增子提議。

  「不要啊啊!哥哥!都是阿持學長的錯啦!」澤村大聲抗議。

  「誰是阿持學長啦!」澤村話還沒說完,又被倉持使出另外一招關節技。

  「啊啊啊!好痛!快腿帥哥!獵豹學長你放手啦!」

  「真的很有戲呢,你們兩個」


  完全沒有之前輸球的陰霾了。也是,都過了半年了。就算沒有我們這群學長,你們也會踏上我們當年的腳步,帶領隊伍繼續變強吧。看著學弟們之間「熱烈」的互動,增子這樣想著並露出了笑容。

(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