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的王子小迷妹

路過後門咖啡廳(試閱)

鑽A ONLY  寄攤藥師07

排好版只差送印了。1萬六千字。A5右翻騎馬釘,因為截稿日已經過了,所以大概是普通DOUBLE A 紙。

*榮純在咖啡廳打工的傳奇

*OOC有

*沒有CP,如果有感覺那只是錯覺

*截稿日過了......所以......




 


  「歡迎您回來,大小姐。」穿著貼身的黑西裝,打扮體面卻又不失瀟灑的澤村榮純露出燦爛的笑容迎接今天光臨BL主題咖啡廳--執事週主題的最後一批大小姐。
  「還做的不錯耶!榮蠢!沒想到你真的意外很適合呢!我現在終於相信在網路上狂轉的那篇repo裡提到的是你。幹的不錯喔!陽光運動型迷糊小受!」被迎接的女性一臉你意外還蠻行的表情,劈頭就是一句吐嘈。
  「在下不懂大小姐的意思,在下是英(えい),宅邸新來的見習執事。」榮純,或者現在該稱呼為英的青年,一臉你再多說試試看的表情,配上溫和認真的語氣裝傻回答。

  為什麼應該在大學努力打棒球朝向職棒邁進的他,現在會在咖啡廳,而且還是BL主題咖啡廳當服務業,起因完全是一場意外。上了大學之後,澤村榮純依舊傳承學長的優良偏好--看少女漫畫。高中時有著漫畫小夥伴的他,上了大學之後,也結交一群愛好漫畫的朋友。這些漫畫友人和澤村平時運動生活圈的朋友完全不一樣。她們大多數是女生,而且比起將澤村當成男性對象對待,她們跟澤村的相處更像是把澤村當成很熟識的姐妹。某一天,當榮純去找漫畫小夥伴借最新集數的漫畫時,除了平時肯定會熱烈討論的漫畫劇情,又多聊了幾句。「學校食堂的食物便宜歸便宜,但吃久了就膩了。好吃的餐廳又很貴,跟學長去聚餐,三兩次口袋就空了。有沒有可以便宜吃美食的地方阿?」澤村揮了揮手,有點苦惱的抱怨順便打聽情報。
  「澤村,你想用勞力換取吃精緻點心吃到飽的機會嗎?」本來坐在社團辦公室椅子上,手上拿著漫畫有一句沒一句跟澤村閒聊的女生,聽到澤村的抱怨忽然眼睛一亮。
  「你的笑容很可疑!想誘騙我嗎?我澤村榮純大人可不是好騙的三歲小朋友,有這種好機會哪裡輪的到我,這種小事情我還是知道的!」
  「你也知道你是好騙的三歲小朋友喔!什麼時候有自覺的啊?但依你我的交情,我像是會騙你的人嗎?我最近剛好知道有個朋友的咖啡廳缺人,包伙食而且依照課表排班,配合你練球和比賽的時間也可以!你有空去幫忙就好。她那邊真的蠻缺人的。只是需要一些天份,還有『一些』小小的注意事項。」
  漫畫小伙伴用盡三寸不爛之舌,使盡說服澤村去試試看。但連推薦澤村去短期支援朋友咖啡廳的她,也完全沒預料到澤村後來的大放異彩。
  
  * * *

 

  「後門初次造訪repo|健氣迷糊男x眼鏡憂鬱男的治癒趕稿下午」被榮純單方面認定為心之友的小湊春市紅著臉關掉這個網頁。震驚的他腦中只出現各式各樣的疑惑以及文章中提到的那個「健氣迷糊男肯定是他所認識的澤村榮純」沒錯。這篇也描寫得太生動了,榮純君,你平時到底在打工的地方做甚麼啊?

  春市在前幾天,從班上女生口中意外聽到有一家叫後門的咖啡廳,有個很可愛的服務生,會大喊噢西噢西,還會說ㄧ些很好笑的話逗女生笑。抱持著應該是認識的人的預感,上網稍微查了一下。沒想到有許多篇相關的網誌,裡面通常會出現一些臉紅心跳的內容與妄想。重點是常常出現在網誌被描述的主角,可能是他所認識的高中朋友。

 

  總結來說那篇repo提到的是兩個人為了服務客戶的態度問題開始爭執,一路吵到健氣迷糊男脖子上紅色疑似吻痕的痕跡,健氣迷糊男將眼鏡憂鬱男推倒在牆邊(似乎是現在很流行的壁咚),兩個人深情凝視(還是怒視?)彼此後,眼鏡憂鬱男推了一把健氣迷糊男後,健氣迷糊男邊喊著「好啊,有種我們一對一啊!」將眼鏡憂鬱男拉到了漆黑的廁所,門在所有BL咖啡廳的客戶面前關起來,發出了碰的一聲。就這樣到廁所關了三分鐘。出來時,兩人的上衣都稍嫌凌亂,兩人邊吐槽著彼此衣服太亂怎麼服務客人,邊整理儀容邊快速回到工作岡位服務BL主題咖啡廳的客人們。

  整篇repo,就像是書店會看到的戀愛小說,羅曼史系列。記述著兩人爭鋒相對,卻又在意著彼此,宛若命運的相會的故事。

  因為踩到了repo主的萌點。她甚至為了那廁所三分鐘寫了一篇腦補文。結論是這麼年輕,進去出來的時間也太快了。春市看到這邊完全不知道該做甚麼反應,只能感嘆女性真可怕啊。但不得不感嘆那位女性的文筆很不錯,就算通篇妄想,春市還是可以從行句間找到他的高中好友是在一間很受歡迎的店打工這項資訊。

  那家店的老闆娘畢業後,努力工作賺了第一桶金,但實在是太疲累,決定回到大學母校後門開一間咖啡廳,回到「慢活」的悠適。臨時想不到店名該怎麼取,就乾脆叫「後門」。所以是位於某大學後門的「後門咖啡廳」。而老闆娘因為興趣跟閒著也是閒著的衝動,在特別的時間點,後門咖啡廳便會搖身一變BL主題咖啡廳。

  那間後門位在的位置確實是澤村現在就讀的大學。春市苦惱的搖了搖頭,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很可能是網誌中提到「健氣迷糊男」的友人。

  * * *

 

  「澤村,相木下周請假,那時段只有你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你要不要找你的棒球隊朋友來臨時打工。」老闆娘帶著澤村常在特別服務時間會在客人臉上出現的笑容朝他走過去。當初讓澤村到這邊打工,是因為同好兼學妹的朋友大力推薦澤村到店裡打工。她完全沒想到澤村意外很擅長改變店裡的氣氛,讓客人滿意的回去。天然蠢就是這一點可怕。

  「我記得你是投手對吧?問問跟你配合的捕手有沒有空如何?」老闆娘笑得詭異。

  「我們隊裡可沒有三橋或阿部這樣的選手。」就算完全習慣老闆娘萌到開小花的狀態,但由於老闆娘前陣子買了整套的《振臂高輝》漫畫,強迫澤村再帶回去詳讀。緊接著,澤村打工時偶爾進去內場,已經不是一次發現她哼著片頭曲邊作菜邊露出笑容。想到這一點,澤村下意識警戒起來。

「怎麼會有三橋那樣的投手!投手是要讓隊友信任的,雖然遇到阿部後,三橋確實有成長,但是在高中棒球上,他還遠遠不夠呢。」老闆娘搶了澤村的話接下去。「聽你這樣說了好幾次,我都會背了。」

  「對,那麼軟弱的投手沒辦法成為真正的ACE!他還有很多成長空間,遠遠不夠呢。妳能懂就好。」澤村得意的昂起頭。

  「所以下周你這個優秀的投手,帶個配得上澤村大人的最棒捕手來店裡幫忙好嗎?最好是像三橋跟阿部那種命中注定的相遇的捕手。你絕對相信他的配球,讓你憧憬的捕手。最好是健壯的帥哥,體毛不要太多,畢竟是咖啡店,果然還是希望服務生是帥哥吧。」

  「店長!你要求我們這些打棒球的男人到這麼細緻實在太困難了。雖然可能會有點吃不消,我一個人也可以的。」試圖最後掙扎的澤村。

  「要是長得夠帥,你那天薪資三倍,你的捕手兩倍。依情形還能再加。」店主豪氣的堵住澤村的嘴。 

  該怎麼應對店長無理的要求,平常的時段普通咖啡廳外場就算了。澤村有自信可以找到一大票人去打工,但是缺人的時段剛好是「特別活動」,現在大學的隊友全部不考慮,要是要求他們做「服務」,讓他們受到大多是女性客人熱烈眼神的注目,他們肯定會心靈受創,說不定還會覺得自己是那一方面的人。這樣還沒打工就先不用打球了。不管找誰幫忙,一開始肯定要說明BL咖啡廳是甚麼,光是這點對澤村來說就是個難關了。

  當初漫畫小夥伴連解釋都沒解釋,就丟給澤村幾本清水向BL漫,叫他全部看完。「就跟演戲差不多,你邊服務客人邊隨意發揮演出上面的劇情,或將自己想成裡面的角色去營造戀愛的曖昧氛圍」

  老闆娘則是給他幾本小薄本,「把你的身體交給一起打工的前輩就好了,相信你肯定沒問題的。」把他交給站在旁邊苦笑的打工前輩。

  雖然澤村打工是蠻愉快的,但是這種開頭一定會嚇到那群隊友。只能去找高中夥伴了。

  「東條有事情沒辦法,降谷……,不行,那傢伙在職棒三軍很忙。春市……一定會被客人吃掉,不行。金丸……他帥嗎?不對,是要捕手。克里斯學長不在日本,小野……也不行。真是的!真的很不想打電話給那個混蛋眼鏡!」澤村在自家小房間碎碎念著來回踱步,煩惱到底該向哪位朋友求救。

  升上大二後,澤村運氣不太好,沒抽到宿舍。雖然校隊隊員抽中宿舍的機率相較普通生高些,但在所有同年級隊員當中,澤村就是唯一沒抽到的那個。除了生活費,他開始要負擔住宿費以及水電瓦斯等林林總總的費用。漫畫小伙伴推薦他在學校後門打工確實讓他經濟稍微寬裕了些,由於打球食量比較大,伙食費一直是澤村頭痛的開銷。但在後門打工,老闆娘恩准他可以使用店的廚房自炊(前提是老闆娘在旁邊看著),打工的日子也供應伙食。但繳交房租的日子又要到了。看著已經扁扁的荷包。澤村帶著壯士斷腕的表情傳Line給被人封為帥哥捕手的高中學長。

  * * *

 

  「所以網誌提到眼鏡男還真的是御幸學長」春市有點不敢置信的盯著面前笑得狡猾的御幸。

  「哈哈!你知道那個笨蛋傳Line第一句是什麼嗎♥『你身上的體毛趕快刮掉,我打工的地方缺人。』我還想說這笨蛋不會是被誰騙了吧。」

  「確實是缺人阿!你到底要把我想得多不可靠阿!」白色襯衫外包著黑色圍裙,一副咖啡店店員打扮的榮純邊反駁邊遞上熱伯爵鮮奶茶給春市。今天的後門咖啡店只是間普通的咖啡店。而春市正剛好聽完澤村為什麼到後門打工的原因與過程。

  「御幸學長也在這邊打工嗎?」接過榮純遞過來的香蕉巧克力蛋糕,春市提出下一個疑惑。

  「恩,這個嗎……算是吧。不過只會來救急。因為我夠帥♥可以讓榮蠢多賺一點生活費♥我可是為了學弟,連身體都可以賣出去的義氣學長呢。站在那邊的笨蛋店員是不是該好好感謝我呢。」

  「閉嘴啦,御幸一也!」

 

  三個人坐在店裡角落的沙發區,澤村就這樣很自在地穿著服務生的制服,坐在他們這一桌聊天。平日上午的客人不多,有客人有需求,澤村才會稍微離坐去處理。春市在前幾天,因為從班上女生口中意外聽到有一家叫後門的咖啡廳,有個很可愛的服務生,會大喊噢西噢西,還會說ㄧ些很好笑的話逗女生笑。抱持著應該是認識的人的預感,上網稍微查了一下。一看到網路上的風評之後,立刻打電話問澤村是不是被騙了。沒想到電話那頭的澤村難得支支吾吾,留下一句:「春市,你去問御幸學長啦!他比我會說明」就掛他電話。御幸學長接到電話,倒是很冷靜地問他甚麼時候有空。向他約好了時間地點,也掛了電話。之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澤村口中的老闆娘,對澤村好到有些放縱。看到自家打工小弟帶朋友來店裡,立刻送上飲料與點心(澤村幫他們點餐送餐),也讓澤村自由地與朋友聊天。只是偶爾看向他們這一桌的熱烈眼神,與嘴角的微笑,讓春市有點不好的預感。

  「這一餐老闆娘說她請客,只是要回饋一下感想,餐點有甚麼需要改進的地方,大聲告訴我吧。」澤村拿著幾個外帶盒的小點心遞給春市與御幸。「還有要轉告『歡迎御幸君再來店裡打工』,還有春市,『可愛的孩子要不要也來店裡打工呢?』老闆娘要我問你。」要離開的時候,澤村忽然提出了這個提議。

  * * *

(中略)

  平常的降谷雖然寡言,但在Line上面聊天卻是全隊伍裡最愛用表情貼圖回應的。降谷發表情貼圖的迅速,是連澤村都自嘆不如的神技。「投快速球的人連選貼圖都很快嗎?你比起豪速投手更適合當豪速貼圖手吧!」澤村經常這樣嚷嚷。當然,降谷都裝做沒聽見。

  常常,手機震動了一下,打開一看是降谷傳來一張白熊被熱暈的圖片,或者是背後有著熊熊火焰白熊。沒有其他句子,就僅是圖片。詭異的是澤村跟降谷在Line還是聊得起來。

  降谷一有休假便主動打在Line上面,然後澤村就會吵著要出來打球或見面。降谷則一直發表情符號附和。除了固定的同年級三人組見面之外,春市知道,降谷偶爾也會約御幸檢討投球。

  「不知道降谷知道我會跟榮純君一起打工這件事,會不會也硬要跟著來呢?」比起如何在BL咖啡廳取悅客人,春市更煩惱該怎麼說服降谷這件事。

 

  春市會煩惱不是沒有原因的。之前就曾發生降谷傳奇。

  事情的起源必須提到東條,東條在青道同年級當中可是出了名的受歡迎。被同年女性稱為「大家的東條君」的東條,不管對誰都很溫柔,也很好聊天。因為他的好人緣加上長得帥,女生間出現了「大家的東條君」淺規則。簡單來說就是可以跟東條當好朋友,但不可以主動向東條告白的默契。所以,東條到大學都還沒有女朋友。

  在最喜歡的偶像團體出新曲時,沒有女朋友的東條就會很興奮的找朋友推廣他的偶像。澤村就在東條熱烈的攻勢下,掉進了桃草大坑。做為桃草戰友,東條跟澤村的毛巾都是用演唱會應援款。

  事情的契機就在東條跟澤村約去唱卡拉OK,興致勃勃地說要桃草百歌聲爛。又約了幾個進了不同大學的高中隊友來唱,春市也是其中一員。約好時間也訂好包廂後,降谷忽然傳了Line訊息,說他在剛好約好要唱歌的那一天放假。澤村已讀後立刻回「我們要去唱桃草,哈哈,羨慕吧!金丸、春市還有東條都會去,你不會唱就好好在宿舍休息吧。誰叫你不聽桃草呢!哈哈哈!」

  很難得的,降谷居然沒有貼圖,就已讀不回。然後,等到要唱歌的那天,爽朗笑著的東條身邊站著的降谷穿著明顯是跟東條借來的演唱會男版T。穿著小一號桃草演唱會男版T的降谷,彷彿是要與澤村較勁似地狂點桃草的歌。整間包廂陷入了呆滯,澤村點歌時,降谷與東條合唱桃草;降谷點歌時,澤村與東條合唱桃草。金丸坐在沙發上一臉在看不可思議之靈異體驗的表情。

  澤村的歌聲就算了,大家沒對澤村有任何期望。但降谷明顯不太擅長唱歌,還邊唱邊做出一些簡單的桃草舞步。這完全激起澤村的競爭意識,本來只會直挺挺站著唱歌的澤村也開始試著跳一些舞步,當然,激烈的身體動作帶來了嚴重走音。相較起來,降谷好像好了一點,只是音準也從來沒在正確的地方。

  降谷帶著在球場上被外人稱做高傲冷靜的臉,鬥志滿滿地唱歌跳舞。遂被同年級稱作「降谷傳奇」。最開心的人莫非東條莫屬。金丸則是一直嚷嚷再也不要跟兩個笨蛋投手去唱歌了。春市則是在事後,偷偷問了降谷為什麼會來唱歌。降谷理所當然地回答:「因為,你們都在。想要和你們在一起。」春市一瞬間覺得自己的心臟遭受重擊。

  「而且,我才不是不會唱桃草」降谷緊接著補充。根本就只是不想輸給榮純君,春市在內心偷偷想著。

  * * *

 

  在特別活動時間,後門咖啡廳會掛上已包場的牌子,以免單純路過想喝杯咖啡的客人被嚇到。但現在,澤村榮純現在遇到了一個危機,讓他想把店門口已包場的告示貼在面前的人臉上,叫他滾出去。

  依照店主的熱衷的主題,後門在化身為BL咖啡廳的活動時間會換不同主題。前一陣子是籃球,因為店主迷上了灌籃高手。然後是吉祥物,澤村不想再次回想要穿著熊本熊玩偶邊服務客人邊跟某黃色梨子吉祥物(春市飾演)流蕩無言曖昧空氣的難題。比起店主奇奇怪怪的興趣,澤村比較喜歡執事主題的安穩。但沒有想到在執事週的最後一個時段,他迎來了意想不到的熟人。

  高中時熟識的漫畫小伙伴(就是將《只想告訴你》等少女漫畫借給澤村的)賊笑著看著澤村,她背後站著兩位高大的男生。面無表情的降谷和看到澤村一臉震驚而後忍住爆笑的金丸。

  「在下是英,是今天負責宅邸的執事。大小姐與少爺有任何吩咐都請差遣我,請先將包包將給我,讓我帶各位入座」澤村現在非常後悔當初為甚麼要偷懶,選一個本名(榮(えい)||英(えい))的同音字當馬甲名。但澤村榮純是真男人,這個時候只要裝傻、秉持專業就好,肯定會平安度過危機的。

  「笨蛋村居然會說正常的敬語」金丸一臉忍笑得痛苦。

  「榮蠢,帶位吧!」漫畫小伙伴笑得燦爛。

  「御幸學長」降谷疑惑地輕聲喊道。

  澤村這才驚覺,內心快速閃過「今天下午剛好是眼鏡混蛋值班,相木前輩有事下班了。為什麼他們挑得時段好死不死剛好是只有我跟眼鏡的時段呢?」這些念頭。

  「英!怎麼帶位這麼久,迎接小姐和少爺不是那麼困難的工作吧。還是你是刻意這樣做,想要我親自教導呢。」御幸笑得惡劣,從背後環上榮純的腰,還刻意在耳邊吹了口氣。果不其然,其它已入坐的小姐發出了興奮的歡呼聲。 
 

 

  這混帳眼鏡肯定是故意的。論打工而言,我才是他的前輩吧!到底為什麼他完全不慌張還老神在在呢?榮純氣得牙癢癢又很好奇御幸一臉自信的原因。

  「少爺,許久不見!這位是宅邸的見習執事,接待不周,是我沒有嚴格督導的錯。請跟在下來。」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帥哥捕手面前的學弟一號臉色刷白。澤村則開始怨恨店主的設定,為什麼我明明是先來打工居然是見習執事,而御幸那來救急的傢伙則是執事長。

  「想要跟熊坐,有白熊嗎?」二號學弟看著店內裝飾的巨大熊玩偶眼神發亮。漫畫小伙伴則是看著帥哥眼神發亮。澤村認真考慮拋下這一切翹班會被老闆娘殺掉的可能性有多少。

  澤村的災難,並不只有接待客人的時候。連點餐時,漫畫小伙伴刻意請御幸叫澤村來服務,理由是要讓見習執事有多點機會學習。本來躲在內場的澤村只好咬牙切齒地跑出來。

  

  金丸看到御幸學長變眼神死,完全沒有威嚇性,現在危險的只剩下高中漫畫小伙伴還有降谷了。降谷今天難得穿著白襯衫,西裝褲。散發著沉穩安靜,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如果換成黑西裝肯定也很適合來這邊打工呢。不對!自己在想些什麼!現在的降谷是不定時炸彈啊。

  「少爺今天想要享用甚麼呢?」榮純拿出被店主評價為最專業的笑容面對降谷。邊想著,降谷這傢伙肯定覺得我笑得很噁心。

  「草莓塔。焦糖奶茶。」惜自如金的降谷看著澤村的笑容回道。

  「少爺從小口味就沒變呢!」御幸在旁邊答腔。不要以為我沒聽出來你在暗諷降谷的味覺從嬰兒時期就沒有改變只喜歡甜的阿!要利用這樣的情況下,把降谷這個威脅轉為自己的伙伴。

  「執事長,由我帶少爺到花園(廁所)去。」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先下手為強。澤村開口。

  「啥?少爺沒這麼說阿!」

  「不,少爺一進門就說很想去花園(廁所)逛逛,由在下帶少爺過去。」澤村硬把降谷拉起來半推到廁所時,聽到小姐們的抽氣聲。心一橫,乾脆一鼓作氣把降谷推進廁所,跟著進去並把門關起來。

  

  兩個人的花園(廁所)稍嫌寬敞。澤村抓住降谷的肩膀(當然沒有用力)激動地問道:「你怎麼會來?你是想要把我打工的事情公布出去藉以打擊我,之後就沒有人跟你搶日本第一投手的寶座吧。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上次來找你的時候,你不在。倉持學長帶我來的。」習以為常似的,降谷淡淡地回答。

  「倉持學長知道我在打工!」

  「恩,那時候從窗戶看過去,你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那天,降谷經過澤村學校附近,想要順便去找澤村。到棒球隊的球場卻只找到倉持學長。倉持學長聽到他問澤村在哪,沒說甚麼便帶降谷走到學校後門的一家咖啡廳。沿著玻璃窗看進去,澤村正一臉嚴肅在吧檯做咖啡。將咖啡端給客人後,卻又笑得天真爛漫。

  澤村從沒想到,原來倉持早就知道自己在打工了。他還以為自己藏得很好。原來只是學長沒有說嗎?很有倉持個性的溫柔。澤村笑了。確認過降谷沒有敵意後,若無其事地跟降谷打開門一起出去,迎接他們的是一雙雙好奇又興奮的眼睛。澤村牽起了降谷的手將他領回座位。

  這件事蹟,後來成為澤村榮純的打工的傳奇之一。

(後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