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的王子小迷妹

移動迷宮--Gally的一萬個煩惱


  你是一個決定事情之後。勇於執行,並決不放棄的人嗎?要你以10分為滿分,評分自己持之以恆程度,你會給自己幾分呢?

  「12分。」Gally毫不遲疑地用沒有任何高低起伏的語調冷冷地回答。



  「Alby,今天下午跟我們的『天使』投資人們彙報時,記住千萬不要再吼他們問什麼蠢問題」Newt雙眼無神地在公司的例行晨會上喃喃低語道。那是與The Maze這間年輕公司鼓譟吵鬧晨會完全不合的低語。通常,The Maze的晨會是吵到老大Alby怒斥所有人閉嘴的程度。但今天,Newt那低語在沉默的會議室卻格外清楚。

  雙眼無神,顏面枯槁。一向打理整齊的Newt不僅眼睛浮腫,臉色蒼白還帶了點鬍渣。一副就是發生了甚麼事的模樣。但本人堅持自己只是一夜未眠,又因為一些意外來不及打理顏面,必須趕今早的晨會才會如此。

Alby用著意味深長的眼神凝視著Newt,點點頭。

  「怎麼了?大夥兒?想要Alby吼我們的『天使』嗎?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真的沒事的,哈哈。」

  「Newt」Thomas打斷了Newt的乾笑聲。「說真的,兄弟,你是不是又被劈腿了?」一直對Thomas使眼色的Chuck絕望的掩住雙眼。

  Minho則是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輕輕的敲了敲坐在他身邊Thomas的頭邊用戲劇化的語氣高聲朗誦,「A fusty nut with no kernel」(一顆沒有內涵還發霉的果仁)

  「我們都知道你跟Thomas手牽手翹班去看哈比人與矮人們的小冒險電影,但在這種狀況下你可以停止學舞台劇的語氣說出超出你腦袋範圍的台詞好嗎?」通常不會跟著亂起鬨的Zart忍不住對Minho開口。

  「我必須忍痛拒絕你的請求,因為Thomas最喜歡我這樣了」「從哪裡傳出我跟這傢伙手牽手去看電影,還是哈比人?我忙死了好嗎?」

  「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Alby怒吼打斷The Maze兩個優秀業務即將開始的無腦對話。

  阿,又來了。這是第幾次會開不下去了。Gally心想。再次萌生出想要把那兩個吵鬧笨蛋狠狠掐住撞牆的念頭。


  Gally在青少年時期曾想過自己的未來,成績優秀,體育不差,個性嚴謹。法官、醫師或許是航空、材料工程師都是他未來可能前進的方向。但他從沒想過,自己居然會在大學畢業後立刻跟著同大學的學長一起創業。而且還是與他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醫美公司。而造成現在這一切的元凶契機,只是進大學的他,蠻憧憬Alby與Newt兩人對知識的欲求以及對實驗成果的渴望,還有,在他面前,Alby對他伸出了邀請的手。他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握住那雙手。

  但在接下來的幾年無數次後悔自己當初的決定。


  The Maze是由Alby與Newt聯合創辦的公司,目標是各種無解決方式人類疾病的藥物研發。像是阿茲海默症、甚至是萬用流感藥都是公司的目標之一。公司成員主要是他們邀請同一間大學的傑出同學。機械、基因、電機、資科、藥學、家醫、護理,他們尋找了學校中認同創辦理念的優秀夥伴創立一間新公司。為籌措資金,先創造獲利模式,再進行昂貴的藥物研發,

他們必須先以醫美起家。

  而這一間只由年輕男性組成的年輕醫美公司,也跌破眾人眼鏡成功尋出獲利模式,正擴大業務中。Gally並不在乎公司成員沒有女性,但身為營運經理的他,確實煩惱著其他客戶與廠商都下意識認為他們是Gay。這一切都是Thomas帶來的麻煩

  從他來了之後公司就變了,Minho開始說一些瘋瘋癲癲的屁話放閃,Newt不停被新女友劈腿,Alby每天都在怒吼。本來是業務的Ben選擇辭職,實驗室與工廠的那群人永遠追不上既定時程進度。現在連定期晨會都不得安寧。

  Thomas剛進公司不久,就瞞著營運經理的Gally,越權處理事情,還把事情搞得一團糟。

  「你還有甚麼事情是該讓我知道而我不知道的」Gally憤怒的質問Thomas。

  「呃......你是個Gay」

  「這太精采了,哈哈哈」站在旁邊的Minho看到Gally氣到脹紅的臉瘋狂大笑。

  隔天他情緒瀕臨邊緣地跟室友Fry Pan抱怨,「說真的,他們本來就是那樣,習慣就好。只是現在的The Maze不能再有人離開了」Fry Pan輕描淡寫的邊回答邊拿起平底鍋用眼神問他早餐的煎蛋要多熟。

  Gally很清楚,在Ben被Alby炒了之後,Ben不甘心地帶了一批人一起離職。這讓Alby憤怒到將他們從公司創立一開始的倉庫帶過來的那片簽名牆上Ben的名字劃掉。

  每一個The Maze的新進員工都會在公司的簽名牆留下自己的名字,有些人會在簽名旁留言。像是簽在Alby旁邊的Newt就寫道:「成為最佳救援夥伴」,那句話的下面有著小小整齊的一行字,「你一直都是,兄弟」

正在成長中的公司不能回首過去的夥伴,但也不行再次失去戰力了。在那片公司歷史的牆上,他將每個離職的員工名字上都刻上了一條長長的刪除線。從Ben開始,最好刻到Thomas結束。Gally咬牙地在內心祈禱。

  「新的新加坡業務由Minho去處理,會很操,你要有心理準備」在兩個笨蛋安靜之後,Alby看著Minho指示。

  「Some cause happiness wherever they go; others whenever they go. (有些人是走到哪裡都帶來快樂,但是有些人是離開的時候才讓人開心)」Thomas立刻模仿舞台劇的語氣發表感想。

  Newt笑了笑,但依舊臉色蒼白。要不是Alby的秘書只能由Newt兼任,Gally希望Newt能夠請假,而不是坐在這邊讓大家看著難受。Alby沒辦法讓除了Newt以外的人當他秘書,這也是一件Gally煩惱的事情。但每個秘書都被Alby罵走,這一點,他實在無能為力。

  「我已經找好這段時間接替Minho這邊業務的新人了,進來吧!Teresa。」完全無視於Thomas的發言,Alby繼續說。

  走進會議室的年輕幹練女性,讓除了Alby與Newt的所有人都愣住了。The Maze第一個女性員工,是Minho的職代的話就是Thomas新夥伴。但,The Maze居然有女性員工了。正當Gally腦袋快速想著公司這群年輕小伙子的反應,以及自己該如何應對時,他看到Thomas在看到女性後換上不可置信的表情的瞬間。

  「Thomas?」走進來的年輕女性走進來一看到Thomas,臉色發青,遲疑地叫出台下臉色大變男人的名字。

  移動迷宮雖然不太清楚詳細狀況,但Gally立刻意會到,他的煩惱短期不會減少只會增多了。都是Thomas帶來的麻煩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