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的王子小迷妹

青道三年級畢業無配--還未說出口的

青道三年級畢業無配企劃『桜舞い散る季節』 

*2015/3/21 鑽A ONLY企劃應援

*還有沒發完的無料,如果有寄攤會再發

*但全文就在這裡了XD



 還未說出口的

  畢業典禮,各家社團的學弟妹們無不費勁心思歡送畢業的學長姐。就算是打進秋季甲子園的強隊,青道棒球隊也該如此。原本,同寢室的後輩應該準備畢業禮物亦或是表演歡送學長,但和增子透一起分享五號室的兩位學弟,二年級那位是現任副隊長,另外一位一年級學弟則是一軍重要的左投手。兩位重要的ㄧ軍成員,從確定打進秋季甲子園到畢業典禮這天,他們兩位都沒有任何表示,「應該忙著調整狀態吧」增子只能這麼猜測來安慰自己。

  而現在,增子正在喧鬧的人群中尋找跟曾與他同寢室的兩位室友兼學弟。

  這一直不是項困難的任務,就算在人群中聲音也特別宏亮的一年級學弟澤村,是棒球隊的開心果。而二年級學弟倉持,只要找到二年級的隊員詢問,就能循著指示找到有著獨特招牌笑聲的他跟御幸為首的一群二年級棒球隊員在一起。
                                                       
  和身邊總是熱鬧的兩位學弟相比,五號室最沉默且不擅言詞的他,竟然是甲子園常客青道的副隊長,心中的某處一直覺得相當不可思議。增子和總是大聲嗆聲激勵大家的另一位副隊長伊佐敷相反,無法在比賽中用聲音帶動隊伍的氣氛,增子曾經也疑惑過為什麼會選擇自己當副隊長。但跟著同年級夥伴一起帶領隊伍奮鬥的這一年,副隊長這職務對他而言,從重擔、責任感轉變為僅是下意識地為隊伍而行動。這三年走來,他感謝與這群夥伴們度過人生僅有一次的高中青春時光。

 

  輸掉前進甲子園門票的那場決賽之後,便是他住在宿舍的最後一夜。當然,住宿生可以選擇晚點退宿,不需要太過著急。但自己也說不出來的焦躁與失落讓他想要早點進入到下個階段。比起留戀已經結束的夏天,是時候該為自己的未來打算了。                                                 

 

  但怎麼可能不留戀、不失落呢?和夥伴一起努力三年的目標,就在最後的那一刻宛如泡沫般消失。就算難受,痛苦經過時間的提煉後,在遙遠的未來,他們無法忘懷的曾經也會成為一種前進的動力。他依舊有自信昂頭挺胸自豪的說,自己身為青道棒球隊副隊長這一年對球隊盡心盡力,除了那一天……

 

***********************
  那是我在五號室的最後一晚。

 

  「嗚…….哼……」漆黑的五號室,小澤村已經盡量壓低音量,卻還是一直聽到他哭到喘不過氣的嗚咽聲。小倉持(因為他表情會很猙獰只敢在內心這樣喊)平常會嚴厲踢床叫小澤村閉嘴乖乖睡覺,不要再哭了。用這種彆腳的方式轉移小澤村的注意力。但今天伴隨著小澤村彷彿永無止盡的哭泣聲只是一片沉默。大概倉持也是吧,縮在被窩中淚流滿面,滿腦子是已結束的夏天。不管身體多麼疲憊,翻了幾次身,依舊完全睡不著,只要閉上眼,便被無能為力的情緒淹沒。

 

  身為學長該做甚麼?對他們說「你們很努力了,接下來連我們的份一起加油,所以擦乾眼淚去練球吧!」;還是該怒喝「哭甚麼哭!有哭的時間不如去給我跑球場20圈。」;亦或是用帶著明顯鼻音疲憊不堪的說「小澤村,我忽然很想喝自販機飲料,出去幫我買吧」讓學弟出去散散心呢?理智很清楚該做些甚麼,就像監督說的「用自己的表現去帶動隊伍」,明明早就應該是下意識的行動了,但就是甚麼都不想做。只想就這樣深陷低落的泥沼。「從我選擇不做任何行動開始,我就不再是個稱職的副隊長了。要做嗎?還是就擺爛呢?」心中的某處浮出這樣的想法。「但從比賽結束那刻,我也已經不再是副隊長了,只是實質卸任的時間問題了」陪伴自己兩年半的寢室,無數個跟著伙伴一起流汗流淚的日子,將要變成回憶了。或許不是將要,而是已經變成回憶了。我只能在黑暗中張著眼,將小澤村的哭聲、黑暗中面對著牆壁將頭悶在被窩的倉持、還有最後一夜的五號室銘記在心。

 

  鼓起勇氣向那個「就算是欠收年的ㄧ屆也想前進甲子園的現在」說再見,邁向那個沒有球棒與壘包也必須奮盡全力戰鬥的世界。

 

  說要認真面對自己的未來,說到底,只是逃避了羨慕學弟們的事實,他們還有時間繼續朝甲子園努力,他們每個人的實力都很強。早就有心理準備了,棒球強校只要實力堅強,不論年級都有可能上場,但相反的就是就算年級比較高,也不一定能站穩正選。這兩個學弟可以打敗三年級站穩一軍的位置也付出許多努力。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比你強的人,比你還努力。」一般的努力,可以超越一般人;但只有不要命的努力,才能在人才濟濟的青道成為一軍。他們有天賦,願意努力。還有什麼比這樣的後輩更令人感到恐怖的。就算擔任副隊長,只要表現不好,監督依舊會把我撤出一軍。

  有天賦又願意努力的他們,唯一遜色於三年級的地方,大概只有技術,經驗和默契吧!只要再給他們時間,他們肯定會.......。羨慕、擔心、忌妒、憤怒,各種情緒混雜在一起讓我甚麼都說不出口。尤其在這個宣告高中棒球生涯結束的夜晚。我不是個盡責到最後的副隊長呢。最後的最後,我只有在離開五號室的前一刻,向倉持說了聲「多照顧小澤村」。

 

  這句話,替我的高中棒球生涯畫上一個句點 。

 

  在那之後,從與一起努力的三年的夥伴眼神對到就會無法控制的流下悔恨眼淚,到三年級們能夠放下輸球陰影群聚一起擔心還在磨合期的新隊伍,回想起來好像很長的過程,彷彿就那麼一眨眼。而球場在不知不覺就離自己越來越遠。現在活躍在球場上那些可靠的學弟們表現得非常好,說不定是現役時的自己都相形見絀的優秀。

 

  曾是球員的自己好像是很遙遠又有點模糊的回憶。還是會擔心由學弟組成的隊伍,也不希望隊伍輸球,但已經不再是其中一員了。當他們需要自己時給予意見,現在的自己也沒有必要主動加入他們的討論。現在聽到走廊上其他人提到棒球隊還會回頭的自己,說不定再過一陣子就不會回頭了。

 

  明明逐漸離球員的身分越來越遠,那個漫長的夜晚沒有嘗試為學弟做些甚麼的後悔,卻一直留在心底。不僅僅是三年級學長,副隊長,一軍成員,我還是五號室那兩位學弟的室友啊。

 

*********************

 

  「怎麼了?增子,在找人嗎?」同年級的亮介看見四處張望的增子微笑著朝他揮手,亮介那萬年不變處若不驚的笑容有時就像戴了面具一般,看不出他的心思。但三年來的相處,增子知道亮介只是單純看見他所以微笑打招呼。

  「嗚嘎!」朝著亮介走過去,增子向他詢問了倉持與澤村的行蹤。
  「畢業典禮當天沒來找同寢室的學長嗎?還要學長去找人,看來是需要好好重新教導一番呢!」亮介露出比平時更燦爛的微笑。
  一、二年級學弟們將這個笑容、伊佐敷的怒吼說教、隊長結成的將棋邀請封為青道棒球隊三大恐怖,至於怎麼樣的恐怖法,就需要親身去體會了。

  是甚麼時候開始,會被學弟們敬畏呢?一開始的他們也只是很菜的一年級,被學長們以及師長嘆息是歉收年的一屆。光看身高體重就比不上他校選手,他們國中時的隊友,現在的對手。更不要提一開始他們的技術了。

  每個人打棒球的理由不盡相同,隊員超過百人的青道棒球隊,他們這一屆最後留下來的沒超過20人。那兩年半跑到吐,練球到沾床就睡的痛苦訓練;明明已經盡力了,上場表現卻還是不如預期的心理壓力。為什麼能忍受艱苦的訓練留下來,答案顯而易見只有一個,他們是為了勝利而打棒球的。

  不管做甚麼事情都需要目標,隊長結成的目標只有一個,帶領青道全國至霸。目標越大,所要付出的努力越多。止步或向前,靠自己決定。但就算是想要向前邁進,真的技術進步了嗎?在必須要打出安打的關鍵時刻,是不是又變回一年級時很懦弱的自己?

 

   歡送可靠的學長們畢業後,他們也為了新隊伍的建立,爭吵、沮喪、無力過,學弟們大概想不到吧!現在看起來可靠的結成,在一年級的時候身高不高,說話還被其他隊友評價很電波。但也因為他堅持到底的那股電波精神,他們這一屆一致推舉結成當隊長。御幸那屆肯定不知道結成是因為這個原因當隊長吧。

   當朝夕相處的大家,走向自己的未來道路。說不感傷是騙人的。隨著時光流轉,誰會繼續打棒球下去呢?永恆不變的只有現在創造的回憶了。

  「學弟們將和我們度過不一樣的一年,但相同的是,會經歷我們相似的爭吵、迷惘還有不安。身為學長,身為青道棒球隊的一員,現在我們的做的就只有替他們打氣了。」畢業的他們對學弟抱持著很矛盾的心態,擔心卻又對他們有信心,還有著羨慕。而增子現在想要找到他那兩個學弟,將他一直沒說出口的那句話說出來。然後......

 

*********************

 

  「啊!找到了!增子學長!咦?亮學長也在!」
  「在哪裡?在哪裡?」喧鬧人群中也宏亮到會收到路人注目的澤村站在倉持旁邊四處張望著。
  「你這個笨蛋在看哪裡啊?」
  「倉持學長」澤村刻意用低沉認真的語氣喊道,「我看的是我們光明的未來。」
  「你白癡阿!」

  「增子,我都不知道你們五號室的學弟這麼喜歡演相聲呢?乾脆讓他們就這樣一直演下去吧」看著兩位學弟糾纏在一起一個使出關節技,另一個哀哀叫。亮介微笑地轉向增子提議。

  「不要啊啊!哥哥!都是阿持學長的錯啦!」澤村大聲抗議。

  「誰是阿持學長啦!」澤村話還沒說完,又被倉持使出另外一招關節技。

  「啊啊啊!好痛!快腿帥哥!獵豹學長你放手啦!」

  「真的很有戲呢,你們兩個」

 

 

  完全沒有之前輸球的陰霾了。也是,都過了半年了。就算沒有我們這群學長,你們也會踏上我們當年的腳步,帶領隊伍繼續變強吧。看著學弟們之間「熱烈」的互動,增子這樣想著並露出了笑容。

 

 

  「接下來就拜託你們了。要贏啊!倉持、澤村。」增子看著學弟們說道,至少在畢業時,能將那個晚上說不出口的鼓勵與安慰說出來。

  「這是理所當然的啊!靠我們啦!增子學長!」澤村邊哀號邊使勁回應他的應援。

  「你這笨蛋也挺會說的啊!增子學長,亮學長!畢業快樂!在大學期待我們的表現吧!」倉持邊發出招牌笑聲邊狠狠再給澤村一擊。

  「當然會期待的,有天分又肯努力的你們一定就和澤村說的一樣,會走向光明的未來。在甲子園發光發熱吧。」增子在內心這麼回答道,如果另一名前副隊長在旁邊,一定會大吼:「少囂張了,你們這群小鬼!比起說甚麼畢業快樂不如拿出你們的實戰成績!」

 

 

 

後記

 

  「青春總是有遺憾的」失敗與成功對選手而言確實是那個當下的絕對,但更重要的是,這個團體的意志經過挫折亦或是閃光燈的歌頌後是否能傳承下去。寡言的增子代表畢業生他們,對棒球隊的認知逐漸從「我們」轉變為「學弟他們」,不僅是行動上的離隊,甚至是心靈上的離開隊伍。離開的最後,留給了隊伍甚麼。而自我認知不是隊員之後,跟原本的學弟關係又有甚麼轉變?寺寺老師在漫畫中提了一點點,而這篇文章腦補了三年級們不僅是學籍上的畢業,更是心靈從高中球員身分的畢業。

 

  抱持著最後一個夏天輸球的遺憾,畢業生他們會繼續前行。

  而留下來轉換身分成為新任學長繼續準備下一場比賽的「學弟」以及未來即將進入隊伍的新生還有關心著他們的你和我,也必須向前進,揮手向現在這個瞬間道別。

 

 

       青道三年級畢業無配企劃《還未說出口的》

 

       Ace ofDiamond Fanbook

       發行日:2015/3

       作者:包蓉

       Plurk:http://www.plurk.com/echiou

 

       本作品的角色並不屬於我

 

       特別感謝無石的企劃

       菡菡給予意見並協調寄攤位

       就算感冒也幫我校對錯字與格式的土豆

       考完試立刻義不容辭協助排版的baker

       帥氣子善的封面題字

       以及願意閱讀至此的你 


评论

热度(12)